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投稿  |   旧版  |   返回首页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病人家的孩子,她代养近两年——一个乡镇医生的“二孩”

发表时间:2019-01-11 15:43:00    来源:成都商报
见到爸爸妈妈回来,二妹一下子扑过去。
二妹和奶奶、爸爸、妈妈、姐姐一起合影。

  承诺

  “那就生下来嘛,大不了我帮你养。”

  守约

  “我把妹妹抱回家,我们就是一家人,以后,我们要一起疼爱这个妹妹。”

  责任

  “除非周家要把孩子领回去,其他人我都不会考虑。”

  决心

  “以后我也会一直抚养着,供她吃穿、读书,好好管教。”

  她去接生,却把孩子抱了回来。她说不抱回来,这孩子可能养不活。

  那是她病人的一个家庭,低保户。一个体弱多病的老人,一个40多岁的儿子,因受伤造成智力和肢体残疾,一个重度智力障碍的儿媳,生活无法自理。孩子怀到七八月的时候,老人急得团团转,王海燕宽慰他,“那就生下来嘛,大不了我帮你养。”

  那时,她还在重庆市永川区朱沱卫生院涨谷门诊做乡村医生,直到2018年上半年,她才考到泸州市合江县参宝镇中心卫生院做临床医生。她跟读高中的女儿解释,“我把妹妹抱回家,我们就是一家人,以后,我们要一起疼爱这个妹妹。”

  周家的孩子 

  病人的窘境 

  去低保户家接生,她把孩子抱回了家 

  “那就生下来嘛,大不了我帮你养。”

  2017年,农历二月初二,天冷。王海燕记得很清楚,出门的时候天还没怎么亮,“冷得遭不住。”

  周守全打来电话,儿媳生了,让她赶紧去。

  什么时候生的,周守全也不知道。当天早上,儿子周之兰起来煮早饭,看到孩子已经躺在了竹席上。

  王海燕赶到时,孩子依然躺在竹席上。产妇躺在一侧,盖着一床薄棉被,孩子什么也没盖,身子已经冻青,哭声也很微弱。王海燕说,在对产妇和孩子进行处理后,她赶紧把孩子抱到朱沱镇卫生院,放到保温箱里救治。

  68岁的周守全是王海燕的病人,经常到她的门诊看病拿药。两年前的一个下午,他去找王海燕看胆囊炎,然后叹气,说儿媳怀上了。王海燕下班后,周守全还坐在门诊外的台阶上,请王海燕帮忙拿个主意。

  这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周守全病痛越来越多,又不懂照看孩子。儿媳重度智力障碍,生活尚不能自理。儿子多年前在工地上脑部受伤,昏迷了20多天,落下三级残疾,智力受损,走路也不便。

  王海燕帮着周守全联系医院为其儿媳引产,但由于其儿媳智力和身体原因长期卧床,并不可行。

  引产不行,抚养又是难题,周守全急得团团转。“那就生下来嘛,大不了我帮你养。”王海燕随口而出,安慰周守全。

  但这句随口而出的话,最终变成了铮铮诺言。一个星期后,王海燕把孩子从卫生院送回去。一并送回去的,还有奶粉,孩子的衣服,尿不湿等。没人抚养,孩子交给了周守全的邻居税大姐。

  税大姐也忙,照看自己的孙儿,还干农活。正是栽秧苗的季节,税大姐脱不开身,给王海燕打电话。王海燕赶过去,只有把孩子抱回了家。

  王海燕说,交给周守全,她担心孩子养不活。

  抱来的缘分

  为了“二妹”,她流掉了怀上的二胎 

  “那时候孩子才几个月大,她像听得懂一样,很有灵性。”

  如今,孩子将满两岁,一家人都叫她“二妹”。二妹抱回家的时候,丈夫颜道宽正在重庆学习。王海燕给他打电话,说抱个孩子回来养一段时间。听完妻子的解释,颜道宽只说“要得”。

  在王海燕的记忆里,颜道宽一直是个热心肠,10多年前在村上教小学的时候,很多学生家长都在外面打工,有学生感冒生病,没钱都是他垫付,“至今还垫付着好几百吧,过了就算了。”

  二妹来到家里,颜道宽格外费心。王海燕告诉记者,现在,二妹跟他还更亲一些。在老家,父母跟颜道宽讲,有邻居议论二妹是捡来的。颜道宽耐心给父母解释,“以后不要当着孩子说这些,孩子渐渐大了,心理上会受影响。”

  把二妹抱回来的时候,还在读高一的女儿有些意见,女儿担心的是,多了个妹妹,妈妈还会不会像以前那么爱我。王海燕跟女儿讲,“把妹妹抱回家,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我们要一起疼爱这个妹妹。”

  女儿很懂事,后来帮着劝奶奶,“妹妹那么可怜,我们就帮帮她吧”。王海燕说,婆婆知道这事后,一开始很难接受,她跟王海燕说,想要小孩,自己再生一个嘛,干嘛要去抱个别人家的孩子回来。37岁的王海燕在两年前确实准备生二胎,并专门去医院取了节育环。2017年的时候,她也怀上了二胎,但这个时候没办法生,她要上班,又要照顾抱回来的二妹。她和颜道宽商量后,去做了人流手术。

  跟婆婆吵得急了,王海燕想过把孩子送回去,但每次一说,孩子就哭。“那时候孩子才几个月大,她像听得懂一样,很有灵性。”王海燕说。

  2017年6月份左右,周守全做了胆结石手术,身体需要休养。2018年5月份,周守全又查出患了胃癌,随后又做了手术。王海燕说,这下孩子也送不回去了,但她觉得这是自己跟孩子的缘分。

  自家的孩子

  渐深的感情

  抚养近两年,已当成自家的孩子 

  “要是把二妹送给别人,两个老人现在也不会答应。”

  抚养了孩子近两年,王海燕一家已经对孩子有了很深的感情。“除非周家要把孩子领回去,其他人我都不会考虑。”如今,公婆也很喜欢二妹,“要是把二妹送给别人,两个老人现在也不会答应。”

  如今,二妹由王海燕的公婆在老家抚养。王海燕和颜道宽回去,二妹摇摇晃晃地跑到院坝边,先亲“爸爸”,再亲“妈妈”。

  通常,王海燕和颜道宽在星期五下班后,都会从永川区朱沱镇马道子村赶回永川区临江镇普安村老家,看望父母和二妹。星期六下午,又去永川城区陪伴读高三的大女儿,星期天下午再回到马道子村。

  在老家,二妹很乖。她会自己串门,去隔壁的“幺婆”陈代香家玩,有时候也在幺婆家吃饭。晚上睡觉,她会枕着奶奶叶永芳的手臂,半夜三四点钟,她会醒来,叶永芳给她兑一瓶奶粉喝。

  64岁的叶永芳说,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一年多前刚送回来的时候,孩子半夜总是哭闹,她和老伴颜福尧只有起床抱着她在屋子里来回走。65岁的颜福尧平时会到周边打点零工,2018年9月,还去了一趟江西,在修铁路的工地上干活,11月份又回来。他不在家的时候,叶永芳一个人带孩子,做家务干农活,他们家养了两头猪,还种了一些田。

  有时候下地劳动,叶永芳就把孩子背在背上。确实忙不过来,陈代香会帮忙照看。她跟叶永芳开玩笑,以后孩子长大了,会享她的福,“到时候给你买糖吃。”叶永芳哈哈大笑,又捂住嘴,“我都60多岁了,还等得到那一天啊?”

  王海燕说,自己和丈夫都要上班,没有时间照看孩子,孩子便只有送回老家给公公婆婆照看。他们想把公公婆婆接到城里住,但两个老人在家住习惯了,不愿去。

  “有个孩子在家里,热闹。”颜福尧说,大孙女儿小时候也是他们在老家带的,直到上幼儿园才接出去,现在二妹送回来,“我们乐意带”。二妹站在门口,突然尿湿了裤子,一家人赶紧忙活开来,找裤子,换裤子,生怕孩子着凉。二妹还不怎么会说话,大家不断教她喊“爸爸、妈妈、爷爷、奶奶”。

  牢记的托付

  孩子上了周家的户口,但自己会一直养育

  “以后也会一直抚养着,供她吃穿、读书,好好管教。”

  1月8日,王海燕正好休假,她回老家把孩子接到朱沱镇照看几天,回来后,她首先把孩子带到周家去见亲爷爷、亲爸爸。

  二妹回到家里,周守全和周之兰都格外开心。这个低保户家庭,现在只有周守全和儿子周之兰,儿媳已经在2017年生病去世。他们的房子是多年前政府帮忙修的,周之兰有份扫公路的工作,是王海燕与村镇相关部门协调下来的。

  以前,周守全四处打工,工地杂活,帮人犁田,还攒下了一些积蓄,但如今的重病,已经把积蓄掏空。平常生活,只有靠最低生活保障金。

  王海燕说,她最近正在给二妹上户口,户口还是上在周之兰的名下。她说孩子永远都是周家的,她只是帮忙抚养。她已经想好了,“以后也会一直抚养着,供她吃穿、读书,好好管教。”

  王海燕记得,有一次,周守全找到她,就“拜托”过她。周守全的意思是,自己身体可能是好不起来了,儿子自己都照顾不了,让孙女儿跟儿子过,他不放心。

  她答应下来,自己和丈夫的收入,虽然算不上高,但还算比较宽绰。如今抚养二妹,增加了不小的家庭负担,不过也能正常维持。

  去周守全家,颜道宽专门买了一些奶粉,因为周守全手术后只能吃流食。临走的时候,周之兰从家里提出一小袋自家磨的豆粉,要送给王海燕,王海燕一边接过来,一边跟邻居打招呼。

  在这个村做了几年乡村医生,她跟很多村民相熟。她问邻居晚饭做好没有,邻居留客,她哈哈乐着说,“算了嘛,你又没煮我的。”(红星新闻 记者 杨灵 摄影报道)

编辑:杨均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