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文明办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  |   投稿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谁来继承400年四川莲箫?68岁传承人四处觅弟子
2020-08-26 16:25:00 成都商报
分享到手机

 

文莉在表演莲箫。

  临了,文莉一边送记者出门,一边喃喃自语: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要继续找传承人……

  文莉,68岁,四川成都人,是目前四川莲箫(民间也称‘连箫’)的传承人,大家都喜欢叫她“莲箫姐姐”。

  几年前,师父牟庆云在弥留之际,把三位师兄妹叫到病床前交待,最终选出了她。师父紧握徒弟们的手嘱咐,“你们要团团结结地帮助大师姐,把牟家军发扬下去……”

  随着传统曲艺缓慢落幕,以前一天跑三场,挣七八百的日子一去不复返。面对越来越少的人知晓四川莲箫,文莉这条传承之路要走下去,有点艰难。

  从表演“中江表妹”开始

  下岗后走上从艺之路 一天能挣七八百

  拿着两根竹竿前后左右十字跳,喊出独具标志的“柳啊柳连柳……荷花柳灯儿莲,海棠花……”这便是四川莲箫。它是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至今已有近400年的历史。

  说起现在莲箫的发展,面对记者镜头起初还很平静的文莉突然有些激动,“我不能让它断在我手里,这样我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拿着手中已经有些岁月的“金钱棍”(四川莲箫的道具),她还记得那段光辉岁月。

  1995年,原本在机械厂工作的文莉成了下岗职工,那时她才43岁,与远在东北的丈夫分开,带着一双儿女以及年老的母亲,靠一个月30多元的下岗费生活是不可能的。大家让她去劳动市场找工作,但是那里都是一些家政、保姆的工作,“家务事我确实做不来。”这条路没有走通。

  文莉从劳动市场回家的路上经过音像店,店内正循环播放着四川谐剧,其中极富特色的中江话,她说了几句就会了。文莉说,自己从小就对艺术感兴趣,曾经也是厂里的文艺骨干。于是,她准备把爱好当成生存技能。

  最开始,文莉外出在街头、坝坝上表演,招牌是“中江表妹”:手挎竹篮,身穿花衣、花裤,头绑两股辫儿,走起路来轻快灵活,说起话来风趣幽默。但文莉说,最开始她的表演是没人认可的,“有时连孩子的零花钱都拿不出。”无人认可,她就干脆不要钱,免费演给大家看。

  见她说中江话不太地道,四川车灯表演艺术家夏曼云得知了她的家庭情况,于是从中指导,之后她才慢慢得到认可,演出费从一场3元,慢慢涨到5元、10元。在她陆续学了四川清音、四川车灯和四川盘子后,找她演出的人多了起来。

  她记得2007年左右,她一天可以进行三场演出,每天带妆骑着一辆烂单车满城跑,“一天挣七八百,那基本是别人一个月的工资。”文莉笑着说,“那时自己在家的待遇都提高了……演出完回家饭都是煮好了的,连洗澡水都烧好了。”

  一声“礼成” 

  拜莲箫大师为师 最终成为传承人 

  2007年,文莉拜四川莲箫大师牟庆云为师,她的技艺列表中又增加了一项。一点就通的文莉也让牟庆云很惊喜,视为爱徒,带她去参加节目录制,把她介绍给众人。让她没想到的是,多年前茶小二在茶铺内的一声“礼成”,竟让她“背负”起非遗传承人的重担。文莉说,她自己也没想到师父最后会把传承人给她。

  起初,她跟着师父边学边演,很受人欢迎。“那时传统曲艺辉煌,到哪里人都是爆满,也受人尊敬。”文莉说,随着流行歌曲走上大众舞台,传统曲艺开始缓慢退场,“这不是四川莲箫遇到的问题,评书、相声、金钱板……这是整个传统曲艺都面临的问题,没有大舞台,都是自己在下面找。”

  更为小众的四川莲箫,似乎找舞台的难度更大。文莉说,到2008年左右,演出就少了,到了2010年以后,就基本没有了。她收起表演时的花衣服,把四川清音的竹鼓也收了起来。唯一不愿收的,就是那几根叮铃铃作响的“金钱棍”。

  2017年,师父牟庆云病重,文莉主动到医院照料了几个月。文莉说,师父有100多个弟子,但在弥留之际,她只把文莉及另外两位师兄妹叫到病床前。最终,师兄妹推选了文莉为传承人,牟庆云也表示赞同。

  一股执念

  从学校到广场 四处寻觅传承人

  在师父面前的保证,让她倍感压力。为了传承四川莲箫,她曾主动找到一所小学的校长,表示可以免费教学生,“但学校说已经学了清音,下次有需要再联系。”两年已过去,对方到现在也没有联系她。

  文莉没放弃,自己背上“金钱棍”去广场找。看到底子不错、有灵气的孩子,她就会主动上前询问,“你喜不喜欢打在手上还有铃铛响的舞?”有孩子以为她是人贩子,害怕着跑开,也有的孩子叫来妈妈,她就对家长大说特说四川莲箫的来历,以及这门艺术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地位。每当家长问及“学了这个,一次演出费多少”,文莉便蔫了气。“我怎么给别人说嘛,我也不好说没得钱啊。”最终,得知有人愿意帮她联系一所小学,挑出二三十个学生来训练、创作四川莲箫时,文莉在微信中回复:“太好了!我给你叩个响头!”

  2018年,文莉曾收了四名弟子,但现在都是断断续续。“这只能当作一种爱好,真要当成吃饭的本事……”文莉摆摆手。其中一位弟子是一名小学生,就住在文莉家附近,但其妈妈得知学莲箫没有收入,怕以后没有出路,便不同意女儿再学。

  “只要有人喊我教,我比哪个都跑得快。”文莉说,四川眉山、简阳,她都去过,“不仅免费教,连车费都自己出。”她家属地赛云台社区工作人员贺正果也知道文阿姨,他告诉记者,文阿姨是社区艺术团的重要成员,“是一个很宝贵的人物。”社区每次搞活动都会积极邀请文阿姨参加,文阿姨也获奖无数,2016年,还上了央视的《社区英雄》栏目,与全国14个城市社区英雄同台PK。

  他说,社区也相当重视传统文化,他们将非遗文化进行梳理,集中上报。文莉很感谢社区给的舞台,但对她来说,当务之急是找传承人,“毕竟我都68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在采访最后,她穿上许久未穿的演出服向记者展示了一段四川莲箫,20多年前制作的衣服,虽然尘封许久,但依旧像新的一般。她告诉记者,“今天真的太高兴了!”她希望这件衣服能经常穿起来。(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章玲 摄影报道)

编辑:杨均

扫二维码手机浏览及分享
宣传动态

文明公告
本网策划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

四川文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