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投稿  |   旧版  |   返回首页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成都为何又名锦城? 来这座博物馆找答案

发表时间:2019-08-07 14:51:00    来源:四川日报

织机模型。

  6月30日,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在展陈升级改造4个多月后,重新对公众免费开放。在博物馆,以“蜀锦织造技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贺斌为首的织锦工匠们,将战国到明清2000多年来蜀锦不同的纹样一一复(仿)制,再现了蜀锦作为“天下母锦”的章彩绮丽和雍容华贵。

  在这里,不仅可以看到国宝级文物“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蜀锦的仿制纹样,近距离观摩风靡全世界的唐代蜀锦名款“陵阳公样”的纹饰细节,还可以看到汉代及南北朝时期的珍贵蜀锦原件。成都为何又名锦城?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给出答案。

  观展指南

  博物馆地址:成都草堂东路18号

  开放时间:上午9点——下午5点30分,免费向公众开放

  A

  展馆直击

  30多种复原锦缎再现辉煌

  “蜀锦的诞生,应该早在战国时期。秦汉以后,逐渐规模化生产,并从此誉满天下。”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策展人史汋睂介绍,在中国神话传说中,嫘祖被视为“蚕桑之祖”,而嫘祖据说出自四川盐亭。甲骨文中的“蜀”字为蚕形,据称也是因为第一代蜀王名为“蚕丛”之故。改造提升后的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把三星堆象征古蜀人祖先的纵目面具、刻有采桑图案的战国铜壶等做成图版清晰展示,追溯了蜀锦源远流长的历史。

  不过,最吸引观众眼球的,还是馆内多彩绚烂的各种复制及仿制的织锦缎。它们在纹样风格和织造技艺上的变化,反映出蜀锦织造2000多年来的繁华与荣光。

  仿自湖北江陵战国楚墓出土的战国舞人动物纹经锦,可以看出2000多年前的织锦虽然只能织出简单的3色,却显出严谨儒雅的风格。到了秦汉时期,丝织技艺得到更好发展。尤其汉代以来,蜀锦不仅能织出奔腾飞跃于山脉云气中的龙虎、仙鹿、麒麟、鸿雁等动物,还能在纹样间隙处,加织“长乐明光”“登高明望四海”等吉祥铭文。

  仿制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就是一幅汉晋时期的蜀锦。1995年,在新疆尼雅地区出土的这件锦护膊,其上发现了最早的“中国”字样,且织锦达到220根经线/厘米的密度,堪称汉代织锦技艺的巅峰。史汋睂说,此件护膊采用难度极高的经线提花织造方法,不仅让织锦产生了厚密的质感,也可以织出更丰富多彩的纹样。

  到了南北朝时期,蜀锦的纹样开始呈现出胡风异彩。及至隋唐时期,蜀锦以华彩重技创造出风靡全世界的纹样——陵阳公样。据介绍,陵阳公样由唐代益州大行台窦师纶在蜀锦织造艺术基础上,融合吸收波斯、粟特等纹饰特点,穿插组合出宝相花鸟、祥禽瑞兽,图案繁盛隆重,章彩绮丽。博物馆展出的唐代立狮宝花纹锦,就是唐代著名的陵阳公样——在花卉环中织了一头站立的狮子,花的造型总体如牡丹,花蕾却是石榴。各种图案的结合,呈现出美轮美奂的效果。

  B

  看点门道

  “天下母锦”兼收并蓄再创造

  自丝绸之路开通以来,蜀锦大量外销。同时,外来文化也对蜀锦产生了影响。

  博物馆展出的北朝对鸟对羊灯树纹锦,便具有浓厚的中亚西域特征。纹样以大型灯树为主,在绿色的背景上,排列着对羊、对鸟和小灯树。这种灯树和羊,就源自中亚流行的生命树、象征权威的公羊等装饰风格。另一件北朝时期的胡王牵驼锦,更是直接织出胡人执鞭牵驼的纹样,并间以“胡王”二字,生动地反映了隋唐时期大量的胡商沿丝绸之路往返于东西方长途贩易,进行物质文化交流的状况。

  到了隋唐时期,蜀锦的纹样更趋“国际化”。一件唐代联珠飞马纹锦,异域风情明显:在16颗圆珠纹中,是一匹头戴花冠的双翼飞马。史汋睂介绍,这种背生双翼的飞马造型,是典型的波斯萨珊王朝时期的风格。该种纹样在中亚粟特地区壁画上亦不鲜见。另一件复制的唐代联珠鹿纹锦,则在联珠环中织出一头壮硕无比的马鹿。这种图案同样来自西亚,带有明显的异域风格。

  蜀锦织造技艺和不同文化元素的结合,创造出被日本奉为“国宝”的佳作。博物馆复制的一件唐中期红地方格锦,原件藏于日本法隆寺,是唐代蜀地生产的经锦。此锦在等形四方格的联珠之内,置放射状莲花一朵,其间隙饰有唐草,组成四向均齐的对称图形,在唐代极负盛名。而另一件同样由法隆寺收藏的隋代四天王狩猎纹锦,公元607年由遣唐使带回日本,成为日本“国宝”。在博物馆复制的狩猎纹锦上可以看到,联珠圈内同样饰有生命树、隆鼻深目的猎狮骑士,他们骑着翼马,其造型与波斯银器上头戴日月冠的萨珊王骑马射狮的形象十分相似。史汋睂说,这件织锦同样体现了波斯文化与汉文化的交流与融合。

  蜀锦被誉“天下母锦”,绝非浪得虚名。博物馆专门制作了一幅蜀锦和宋锦(因其主要产地在苏州,故又称“苏州宋锦”)的技艺对比图,其中有多处相同之处。史汋睂说,宋代政治中心南移时,大批蜀地织锦工匠迁至江南,一并带去的就有蜀锦的织造技艺。此后,宋锦在蜀锦的基础上演变而来,成为与蜀锦紧密度最高的锦类。明清时期的蜀锦,出现了缎纹起纬花,这又影响到后来的云锦。

  C

  传承人说

  希望更多年轻人来守住技艺

  这些美不胜收的锦缎,除了少数几件是博物馆珍藏的文物以外,其余均为复制品和仿制品,它们大多出自中国织锦工艺大师、“蜀锦织造技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贺斌及其弟子之手。

  在蜀锦织绣博物馆中庭,两台长6米、高5米的大花楼织机,显得异常壮观。这是贺斌和弟子们活态演示手工织锦的地方。博物馆陈列的部分精美织锦,就在这两台织机上完成。

  贺斌说,古代蜀锦的纹样,有的从历史书上寻找,有的根据出土文物的残片进行分析。在一些民间收集的蜀锦残片图样上,他们一根一根地把织物的经线和纬线“刨”出来,清点数量,分析是平纹还是斜纹,是经密还是纬密,甚至判断出用什么织机织造。为了后期织造的准确,师傅还要尽可能把原来的图样画出来,再进行试织。一幅蜀锦的完成,要经过设计、定稿、挑花结本、上机织造等多道工序。每道大工序中,还包含无数小工序。若把所有流程一一列举,可达上百道之多。那幅“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就是在分析残片以后,用经线提花的织造方法制作,用宝蓝、绛红、草绿、明黄等色经线织出星纹、云纹、龙虎纹、锦鸡等,并在花纹之间织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几个隶书。

  由于学习蜀锦耗时太长,五六年才能学会基本操作,并且无比枯燥,如今手工织造的蜀锦已不可能大量面市。据介绍,即使是最熟练的织工,一天织锦也超不过10厘米。贺斌带着弟子依然日复一日在博物馆活态展示蜀锦织造。作为非遗传承人,他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加入其中,守住蜀锦织造的技艺。(记者 吴晓铃 文/图)

编辑:刘亚宇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