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投稿  |   旧版  |   返回首页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不下苍蝇馆子 难言川菜真味

发表时间:2016-08-01 09:57:00    来源:华西都市报

苍蝇馆子小是小,菜品很丰富。 摄影 朱建国

  苍蝇馆子是什么?苍蝇馆子就是四川人对小馆子的一种形象而诙谐说法,就像四川人把幺儿称为狗娃,把狗唤做幺儿一样。当然,也只有四川人才这样说,四川占据了气候之宜、食材之丰、风俗之淳,到处餐馆林立,庖厨遍地,这都是鼓鼓的本钱。取苍蝇并非贬义,算是自我调侃吧,其实是四川人不惜嘴,爱死你了才会这样说。

  苍蝇馆子包含了三层意思,一是小,二是多,三是好吃,苍蝇没有第三。小是指馆子一般看上去不扯眼,门面简陋,内堂窄小,三五座椅板凳,二三跑堂伙计。多则是说这样的馆子到处都是,曲径拐巷、旮旮旯旯,随处可见。好吃指的是结果,好吃不是吆喝来的,苍蝇馆子里一般没有官饭商请,门庭冷落就得赔本,不使出真功夫来搞不定小本买卖。当然,也就是这些遍布于大街小巷的苍蝇馆子构成了我们川菜的大天地,可以说没有苍蝇馆子就没有川菜,不下苍蝇馆子难言川菜真味。现在好了,一本极具生活情趣的《舌尖上的四川苍蝇馆子》问世了,作家吴鸿为广大好吃嘴捧上了一本地地道道的民间美食秘笈。

  那么,这本书到底讲了些什么呢?其实它只告诉了我们一个事实:苍蝇馆子出绝世美食并非妄谈,王婆婆、李大妈、张二姐的手艺也可能笑傲江湖;别看苍蝇馆子小,但也像是个川戏台子,融合了穿越、惊悚、煽情、文娱、小资的各种元素,让你的人生跟口福紧紧的连在一起。当然,《舌尖上的四川苍蝇馆子》只是以诚实的面孔告诉饮食男女们一个基本问题:去哪里吃?吃哪家?味道如何?如果你是新朋友,便能体会到众里寻他的乐趣,而如果你是老朋友,常不乏“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快意。

  大美食家李劼人先生也爱吃苍蝇馆子,1931年他到万福桥陈家老店去吃麻婆豆腐。当时这家店子再“苍蝇”不过:“油腻的方桌,泥污的窄板凳,白竹筷,土饭碗,火米饭,臭咸菜。”那么味道如何呢?李先生只说了一句:“那真窜呀!”也就是这家苍蝇馆子,开成了川菜名店。跟陈麻婆一样,开苍蝇馆子的多非师出厨门,仅仅可能是手握祖传的美食秘方,或是在日常生活中琢磨出的一道绝活,便成为了谋生的手段。

  美食家是吃出来的,美食则是寻找出来的。《舌尖上的四川苍蝇馆子》里记录了大堆的食啖情状,人物、场景、对话,犹如故事的牵针引线;又不拘传统散文文体,传闻、史实、菜谱,讲得有滋有味,让那些发现的惊喜、食中的兴奋、味道的巴适,以及呼朋唤友的同饮同乐,都成为了平常日子里的精彩片段。

  《舌尖上的四川苍蝇馆子》中有一篇叫“易姐翘脚牛肉”的文章,这家苍蝇馆子在电信路,我去吃过一次,后来我又到发源地乐山苏稽去吃,自认为心得不少,但后来发现都不及他在书里的看法独到。原来他发现吃翘脚牛肉一人最好,“一碗干饭,一份毛肚,一份牛舌,当然还要一份泡菜,我想就算是神仙也会知足的。”其实,翘脚牛肉最早的时候就是因为又好吃又划算,才引得路人放下背篼扁担去吃它一碗。

  又说四川那随处可见的冒菜,有人说是火锅简化成了麻辣烫,麻辣烫又简化成了冒菜,但那味道是相当的考手艺。《舌尖上的四川苍蝇馆子》里就讲了一家“桂花巷何姐冒菜”,她的冒菜如何好呢?其实吴鸿没有具体讲它如何好,只是说“冒菜是成都女娃儿的最爱”,这又是他的发现。

  文化人谈吃多是说雅,吴鸿却看重市井味,对苍蝇馆子的爱从不假打。在他的这本书中也写了不少与他有同好的朋友,如他写叶至善到成都,最想的是坐三轮车,端一个洋瓷碗、一双筷子,自己满街去找小吃。其实他也非常随性,有一次,他听到原来在曹家巷的“明婷饭店”要拆迁搬走,便怅然若失,后来又神奇地在附近找到了它,当然又点了这家苍蝇馆子的拿手菜:豆腐脑花、香葱腰花、荷叶包酱肉、素翅莲白……大快朵颐后他感触,“稍有一段时间不去明婷,怪想念的,那是味道的乡愁啊。”只是最后这一句,露出了文化的尾巴。

  一家苍蝇馆子的生意好要靠好吃嘴的抬举,而爱吃苍蝇馆子也是为美食留名,《舌尖上的四川苍蝇馆子》使那些藉藉无名的小馆子、土馆子、野馆子有可能进入川菜的典籍之中,说不定哪天它们也可能成为百年老店。当然,苍蝇馆子的老板们只需把板凳安起,筷子摆起,端出欢喜饮食,让大家吃得红光满面,不亦快哉!(龚静染)

编辑:黄诗婷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