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文明办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  |   投稿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人类为什么需要结婚
2018-08-07 17:16:00 四川文明网
分享到手机

 

  在回答人类为什么需要结婚这个问题前,我们先来明确一下婚姻的作用。

  现代社会一男一女自愿组成家庭,以婚姻的形式缔结一项契约,用于保障契约双方遵守在两性关系上的彼此忠诚以及养育后代的共同责任。

  至于同性恋的婚姻诉求,其目的是为了让社会承认同其和异性恋具有同等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其基础仍是建立在先有异性婚姻的先提下的,所以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两性关系表面上看是一个感情问题,背后却有着深刻的利益考量。按《自私的基因》的观点,一切能保留至今的基因都是有利于生存和繁衍的基因,如果不利,则因无法有效繁衍后代而被淘汰。

  所以,抛开人类理性的选择,在两性关系中,繁衍是永恒的主题,情感是派生的在两性交往中你所产生的心动、愉悦、快感、幸福、嫉妒、悲伤、愤怒等种种情绪都是为了繁衍后代而激发出的生理机制,是基因代码为你编好的程序,是在本能的驱动下不经意地完成的一次利益计算

  性的愉悦就是鼓励你生育的诱饵;人总是喜欢年轻的帅哥美女,这其实是在挑选健康的基因,从而提高后代的生存机率;女性在择偶时看重经济条件,因为经济后盾是后代生存的保障……

  两性关系是为繁衍,而婚姻则是通过契约,从道德和法律上让两性关系更加稳固,终极目的是繁衍

  然而问题来了,在自然界,动物们遵循着本能也能很好繁衍,为什么独独人类需要稳固的两性关系,进而需要婚姻来保障这种关系的稳固呢?

  这个问题,简单地回答:文明如我们人类怎么能和畜生一样随便乱搞呢?但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

  一开始我们就说了,两性关系背后有着深刻的利益考量。既然是两性关系,我们就要从两性的角度来分析男性和女性各自能从婚姻获得什么好处,又有哪些妥协。

  我们先要回顾下人类的婚姻起源。

  人类作为一种哺乳动物,和其他哺乳动物有着相似的繁殖策略。由于自然对哺乳动物的一个不公平设定,雄性动物总是本能地倾向于尽可能多地散播自己遗传基因,也就是尽可能多地和不同的雌性发生关系,而雌性动物则承担着子女后代的养育工作。

  我们在自然界看到的大多是母亲带着几个孩子艰难地生活,雄性则完全是渣男属性,只管交配不管生养。当然在一些群居性动物群体中,也有外祖母、阿姨等协助母亲带孩子,除了首领,其他成年雄性则被排除在集体之外。猩猩、狮子无不如此,而象群则干脆一个成年雄性都不要,纯母系。

  因此,女性在两性关系中天然处于弱势地位。由于人类进化过程中,疯狂加智力点,为了长一个大脑仁牺牲了四肢力量,所以初生婴儿很脆,需要母亲更长时间的哺乳和照顾,所以人类女性比其他雌性动物更弱势。

  如果由女性单独带孩子,人类百分之百要灭绝。所以女性必须要找人帮助她一起抚育后代。按理说,孩子父亲是最优选。但不要忘了雄性哺乳动物的渣男属性。幸好我们也是群居动物,所以最早我们同样选择由女性所在的群体共同抚养后代。

  根据摩尔根的《古代社会》,人类大体上经历了从杂交经群婚再到一夫一妻制的家庭进化

  杂交,字面意思,这个很好理解,其行为和动物差不多,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就直接从群婚开始讲起。

  在原始社会,人们以血缘为纽带组成小集体,男女自由结合(这种自由很可能不包含能明确血缘关系的人,如母子、兄妹),结合产生的子女只知其母不知其父只从属于母亲,由母亲所在的集体共同抚养。

  后来以姓氏来标识族群身份的氏族社会诞生了,这能很好地规避同姓、同氏之间的近亲结合,更多则是来自不同氏族之间男女相互婚配。比如姬姓和姜姓世代通婚,是为姻族。

  在最早的母系氏族社会里,女性由于掌握着生育的主动权,相对后世地位要高。女性在性行为上也有很大的选择自由,反正生下的孩子有氏族帮助养,所以人们的性行为自由开放的,甚至是受集体鼓励的(生殖崇拜),因为人口往往是一个集体的生存资本。这就是所谓的母系群婚制,这时还不存在一对一固定的婚姻关系。

  当然,在所谓的母系氏族社会,女性可能并不会像我们一般描述的那样拥有更高的权力——处于集体的领导地位。所谓的母系仅仅是孩子跟着母亲姓。我们很多古老的姓都是女字旁,如姬、姜、姚、嬴、姒、妘、妫、姞。而周族和商族各自的祖先传说,都是女性始祖通过某种神迹而感孕。

  至于后世又把她们附会成帝喾的两位妃子,那是为了从血缘上凝聚两个完全不同族群的一种政治宣传。

  群婚制后期很可能发展出了对偶婚,虽然孩子仍属于女性,但男性已经和女性一起固定地共同生活了,这种共同生活并不稳定,双方随时可以改变伴侣。比如解放前,在我国某些少数民族中仍保留的走婚制,男性平时待在自己的部落,只有需要婚配时才到女性所在的部落待上一段时间,之后又回到自己的部落。

  在上古,人们通常在某项祭祀活动中举行狂欢派对,比如我国古代的社祭——春季祭祀土地神,这种集会就是我们现在“社会”一词的本意。一般举行“社会”的地点会选在桑林,所以《诗经》有很多情人桑林幽会的场景。青年男女们玩嗨了,就可以自由选择伴侣交合、私奔。

  这种开放式男女关系在中国古代的记载中有很多。《墨子•明鬼》云:“燕之有祖泽,当齐之社稷,宋之桑林,楚之云泽也。此男女之所乐而观也。”可见即便进入了父权社会的春秋战国时期,这种自由恋爱、择偶野合的现象在民间依然盛行,孔子就是野合的结晶。

  既然女性的主要利益诉求是要找个人帮助她一起抚养孩子。那集体抚养它不香吗?咋最后非要去找个男人结婚呢?非要固定依赖某个男人呢?

  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起源》里,给出了一种解答——这是因为公有制被私有制取代了。

  维系集体抚养的经济基础是原始社会的财产公有制,集体劳动,集体收获,集体分配。

  由于生产力的发展,私有财产出现了,阶级出现了,男性由于在经济活动和战争掠夺中积累的财富越来越多,逐渐在两性关系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既然集体抚养的经济基础不存在了,女性只好把目光转向男性。既然性自由导致这样一种结果:你爸爸不一定是你爸爸,但你舅舅一定是你舅舅,那选舅舅来抚养不是更合理吗?但现实是,你一定有一个爸爸,但不一定有舅舅。

  所以在私有制经济主导的社会,父亲成了协助母亲共同抚养孩子的最佳选择。正好这个时候,男性也有一个项刚需。那就是个人私有财产的继承问题,特别是阶级出现后,需要继承的不仅是财产,还有权力。要解决继承问题首先要解决如何确认自己后代的问题。

  由于男性天然地在确认自己后代方面存在劣势,所以群婚制显然行不通了。为了不在非亲生子女身上浪费抚养资源和财产。男性开始利用男权来将女性牢牢捆绑在自己身边。真正的婚姻,也就是专偶婚姻出现了。

  偶婚姻中,男性需要女性来为自己生育后代,女性需要男性来共同承担养育职责。任何一方的毁约行为,都会导致另一方产生不安全感。女性的毁约行为会给男性带来照顾非己所生子女的抚养危机和财产继承危机,男性的毁约行为则会导致女性的后代不足以及带来其他非己所生子女争夺抚养资源的危机。

  所以两性在性关系上的忠诚是婚姻契约的基础,而共同抚养后代则是婚姻契约的目的。

  通过上述我们对婚姻起源的分析,男女之所以能达成婚姻共识,是在男权占据主导地位后,男性强迫女性首先做出忠诚承诺的基础上,继而才做出共同抚养的承诺。所以一对一固定的婚姻契约产生之初,在两性关系忠诚方面其实只是用来约束女性的,对女性的忠诚要求往往比男性更严苛,这种契约能够顺利执行的保障是男权。

  但随着这种婚姻形式的逐渐固定,女性被迫从娘家驳离,失去了由娘家抚养后代的退路,女性只好从属并高度依赖男性及男性的家族,婚姻反而更多地变成了女性的需求。这就是为什么在古代社会,男性不需要女性给名份,而女性则一定要男性给名份。

  从此,女性及其诞下的子女开始从属于男性,共同固定在男性的氏族里生活,子女以父亲的姓氏为姓氏,甚至女性也被要求更改姓氏,这就是父系氏族社会的开始。

  在古代父系男权社会,婚姻要求女子有严格的贞操,对女性的通奸行为进行残酷的处罚,而男性的同样行为多数情况下却可以免于处罚。女性的性自由选择权和生育权被男性牢牢抓在了手里(但男性仍不可避免地头上发绿),当然,女性仍享有一定的性选择权,只不过这种性选择权被其父亲、兄弟代理了。这是女性数千年悲剧的根源。

  当然了,女性的悲剧,同样是大多数男性的悲剧,在一夫多妻制(当然你也可以说中国是一夫一妻多妾制)下,女性数量是有限的,甚至重男亲女加重了女性的稀缺性,而有权有势有钱的男性则占有了更多的女性,导致多数男性只有和自己的左右手相伴一生,更甚至会被权势集团作为战争、奴役等工具消耗掉。真·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在西方的贵族制下,婚姻讲究在同一阶级内部的门当户对,迫于女性父亲家族的压力,对男性的忠诚要求要相对严格一些。但这仍不妨碍贵族男性拥有多个情人和私生子。但除非该男性失去了所有的合法子女,私生子一般是不被允许继承父姓,也不能对父亲的财产有所主张的。只有遵循这一原则,女性才容忍了男性的毁约行为,但女性却不被允许越雷池半步。比如在美剧《权力的游戏》里面,劳勃国王就拥有众多的私生子,其行为是民众皆知的,而瑟曦王后则要竭力掩盖自己的不忠行为。

  在古代,也许只有受经济条件限制的平民才能严格遵守一夫一妻制,这也是平民家庭容易出悍妇,经济基础决定了男女在家庭中的地位。

  近现代以来,随着女性越来越多地参与经济活动,性别平等观念也逐步加深,一夫一妻制逐渐成为了人类两性关系的主流。对男性的忠诚要求也和女性一样严格了。

  从前女性在性行为上有着极大的生育代价,男性则几乎没有代价,但随着性解放,性自由的普及,以及有效的避孕措施,使得女性在性行为方面产生的生育代价逐渐减弱,其毁约行为正在向男性看齐(男性仍然明显更渣)。

  双方的毁约行为日益增多,婚姻的契约关系和约束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抛开情感的伤害,一方面女性的不忠导致对男性的隐蔽性伤害并没有减弱(男性只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愿意做亲子鉴定),男性不忠导致的女性抚养子女的危机进一步加深(因为在现代法律不允许男性同时对多个伴侣负责)。

  那么我们可以摆脱婚姻吗?至少短期内是不可能的。

  首先没有了婚姻,性行为可能会更加自由,但却并不公平,这可能导致社会不稳定不和谐,婚姻—家庭自从出现之后就是国家、社会稳定的基石,“国家”“家国”,家与国二者是互利共生的关系,如果失去了婚姻关系在道德和法律层面对两性关系的约束,会带来一系列衍生的问题。其次婚姻要解决的根本问题还是繁衍问题。只要人类仍渴望和后代保持亲密的关系,只要人类仍只能依靠父母来养育子女,婚姻这道保障就必须存在,即使人类的技术和社会制度发展到可以人工繁殖和社会化抚养,也解决不了人类对亲子关系的渴求。可能少数有钱人可以不用婚姻,他们只需要代孕工具和保姆就可以了,但对于我们大多数普通人,想要养个孩子在身边,那就老老实实找个伴侣共同生活吧。

  当然我们还要有一个信念,真正坚贞不渝的爱情仍是存在的。但爱情既然坚贞,又何需婚姻做保障呢?这是个悖论。(作者:常新龙)

编辑:杨均

扫二维码手机浏览及分享
宣传动态

文明公告
本网策划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

四川文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