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文明办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  |   投稿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青蒿素是“西药”还是“中药”
2015-11-25 13:36:00 四川文明网
分享到手机

 
  近日,屠呦呦和她的青蒿素火了,各大主流媒体都在为中药摇旗呐喊,认为诺奖对青蒿素的肯定是中药扬眉吐气的大好时机,但个人认为青蒿素虽然有着中医药的家世,但就其出生过程和最终成形的模样而言,它其实已经和中药脱离了关系。中医药历来不被国际社会认可,甚至在国内,也有一些知名人士公开站出来反对中医药。究其原因,问题出在中医药本身,中医药属于传统医药,是人类经验积累的产物,而非科学方式实证的产物。
  把“中医”和“西医”对立成两个概念,是有失偏颇的,而且特别易于使那些民族主义者和文化沙文主义者的偏激情绪受到鼓动。所谓“中医”和“西医”,其实是传统医药学和现代医药学的两个代表,我们可以用更为中立的概念来讨论这个话题——“传统医药”和“现代医药”。“传统医药”是人类特别是从事医药行业的人类世代积累下来的生存智慧和生存经验,所利用的医药资源大多是一些植物、动物和矿物质,由于古代有着不同文化和信仰的人类跨区域文化交流有限,而且医药资源也因地各异,所以传统医药有着自然区域特性,并在所在区域形成一种独有的文化。在这一点上,不独是中国人,世界各国的人类在古代社会里都在使用传统医药,这里当然也包括使用所谓“西医”的欧洲人,只不过各国的传统医药的发达程度不同。中医药以自身悠久的历史传承、独特的医药学体系、庞杂的医药学典籍以及对韩、日、越等周边国家的影响而成为传统医药学中的佼佼者。直到现代社会,西方的传统医药学基本上都已退出历史舞台,但中医药仍保持着顽强的生命力活跃在医药学领域并仍是中国人寻医问药的主流取向之一,而且在世界范围内也不断传递着影响力,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但我们以现代科学的实证态度来对待中医药,不得不遗憾地承认这样一个事实,经过大样本的对比实验证实的现代医药才是科学的医药,而中医药确实存在病理研究不明确、治疗原理不明确、药理机制不明确、作用成分不明确等的争议。必须说明的是,笔者并不反对中医,也不怀疑多数中医药的疗效,自己也要使用中医药,并曾经是中医药的受惠者。但就事论事,科学是必须立足于实验的,而不能立足于经验,比如我们说某一味中药或者某几味中药混合在一起(大多数是煎服)可治疗某一种疾病,但我们并不能说出是这几味药中的什么成份起到的作用。
  很多人习惯把“西药”这类化学药物与“中药”这类天然药物对立起来,其实是没搞清楚一个事实,两者治病时起作用的物质基础都是化学成分,只是西药说得清楚是什么化学成分,中药说不清楚。打开一盒“西药”,拿出说明书,你会看到成份一栏,写着很多拗口且古怪的化学式,但在“中药”说明书的成份那里我们可能会看到熟悉的“黄连”、“陈皮”、“当归”、“苍术”等等。如果某一天你拿到一盒青蒿素制成的药物,相信在它的说明书上,一定也有些拗口且古怪的化学式。不论中国古人利用青蒿治“疟疾寒热”的历史多悠久,屠呦呦等人如何受到中医药的启发,在青蒿素通过现代科学方法被提炼出的那一刻,它就注定脱离了中药这个母体而成为了现代药。可能有人会说,即使是现代药,那也是现代中药,好吧,我只是想问,它和同样依靠提炼和实验而发明的现代西药,区别在哪里?仅仅是产生的国家不一样?传统医药学有着明显的地域差异,可以分出所谓“西医”“中医”来,但现代医药学有必要划分地域吗?
  中药有许多说不清楚的地方,中医的很多理论就更说不清楚了,然而,这些理论却是中医拥护者们最为津津乐道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构成中医学理论基础——阴阳五行学说,中医认为人体是气、形、神组成的统一体。五行有金、木、水、火、土,脏器有心、肝、脾、肺、肾,药性有温、热、寒、凉、平,按照五行之间的关系,中医又衍生出相生、相克、制化、胜复、相侮、相乘、母子相及、君臣相佐等等复杂的病理和药理关系。所以就有人说了,中医的优秀之处在于看重的是整体治疗,而非西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局部治疗。这种理论虽然宏观且深奥,但其中蕴含着大量形而上的玄学理论,甚至还参杂着迷信的成份,而非纯粹的科学。直到目前为止,不论中医药有过多么丰富的成功医疗案例,整体治疗比局部治疗孰优孰劣,但它的基础理论仍然只是一个假说的理论,并没有得到科学的检验和证实,人类对自我这个复杂的机体的运作奥秘还有待进一步发现。
  形而上的理论很容易被迷信,由于没有科学的标准,人们只能相信医药师依靠个人经验做出的判断,所以庸医骗子很容易混入这一行业,而神秘主义和迷信色彩也一直笼罩在中医药的头上。想一想,我国在上个世纪未的气功热,想一想,那么多鱼龙混杂的气功大师,想一想,那些被我们炒出天价的花花草草,我们难道不该警惕对中医药的盲目崇拜吗?
  有很多常见病都属于“自限性疾病”,这些病在发生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能自动停止,并逐渐恢复痊愈,换句话说,你不治它过段时间它也会在人体免疫系统的修复下变好。有个调皮话叫做:感冒吃药一周好,不吃药七天好,尽管这句话不确切,对症的正规药物肯定是可以缓减症状的,但也提出了一个问题,那些我们通过治疗“治好”的自限性疾病,到底是治疗的功劳,还是我们自身的免疫系统的功劳?大家还可以搜索一下“安慰剂效应”,指病人虽然获得无效的治疗,但却“预料”或“相信”治疗有效,而让病患症状得到舒缓的现象,简单说,就是积极的心理暗示和药物一样有治疗作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总是要鼓励病人,并给他们带去积极的情绪。比如某个人得了病,被某大师推一下背,发一下功,他的病就真好了,但可能并不是“气功”起了作用,而是他相信大师、相信气功的疗效而导致病情好转。那问题又来了,那些我们通过治疗“治好”或“缓减”的疾病,到底是治疗的功劳,还是我们心理预期的功劳?
  由此可见,要证明一种治疗手段对某一症状是不是真正有效,个人经验往往是靠不住,不是你吃了药,病好了,这个药就真的有效,要证明这一点,必须经过大量的临床实验,提取大量的实验样本进行比照分析,而中医药缺乏的正是这种科学实验的检验。
  中医药已经根植在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有个头疼脑热,长辈就会给出籍于经验的治疗建议,我们也很自然地倾向于相信某种偏方的疗效。拿某某草煎水喝这类治疗方法大多数人都应该体验过,不管有没有效,只要不损害健康也无伤大雅,但像吃炉灰、吃粪便、喝尿这类的偏方则不知道是为了治病还是害人了。对于身体机能还没发育完善的婴幼儿,服用偏方往往会产生严重后果,此类报道并不鲜见,例如某地一婴儿哭闹,父母误认为是惊风,听信乡村“偏方”,把朱砂、蜈蚣、全蝎等磨成粉喂食,结果导致孩子泌尿道感染。在一些农村地区,“祖传偏方”离谱程度已不仅仅是用来治病,更是一种禳灾的手段,在某论坛上,就有母亲抱怨农村来的婆婆:月子里宝宝睡觉不安稳,一惊一咋的,婆婆竟然给宝宝喂食公鸡鸡冠上的鸡血。如果这样也能称之为医学,那和原始社会的巫术有何分别?
  青蒿素的成功提取恰恰证明了以“西医”为代表的现代医学才是医学发展的正确道路,这种“提纯—再试验—测定化学结构—分析毒性药效—动物试验—临床试验—提取工艺的优化—生产工艺”的模式,是所有现代正规药物出厂上架前必经的流程。而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传统中医药是一个有待开发的宝库,只要以科学精神和科学的方法去发掘、去验证,让中药成为药效药理以及毒副作用都十分明确的真正药物,中医就能真正为现代医学的发展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常新龙)

编辑:雷佳

扫二维码手机浏览及分享
宣传动态

文明公告
本网策划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

四川文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