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水人善做油纸伞。在约400年间,靠做油纸伞过活的匠人多达一千余人,“家家都有制伞匠,户户都会编伞线”。毕六福家,祖祖辈辈都是生活在分水岭街上的人。他家做油纸伞的历史,到他这一代已经连续不断,传承了整整六代。

毕六福爷爷的爷爷,从小跟分水街上的许家学做伞。毕家第二代传人叫毕祥路,也是从小跟师学艺的艺人,在师傅与父亲手把手的指导下,掌握了一手娴熟的制伞技术。他想,与其长期替人打工,不如自己当老板。于是,毕祥路就在分水街上开起了自己的“毕氏油纸伞铺”。至此,毕家也成了分水油纸伞第一家。

从十九世纪中叶直到新中国成立,毕家几代人在泸州市区、合江县先市镇等地开伞铺。后来,毕六福的曾祖父带着毕六福的爷爷,回到老家分水做伞,从此再没离开过分水。



  叶脉画源于“贝叶画”(贝叶是指印度菩提树上的树叶),起源于佛教。相传,佛祖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打禅悟道成佛。佛教僧侣们视菩提树为圣树、智慧树、觉悟树;僧侣们以圣树之叶(贝叶)制作叶脉,书写经文,绘制图画,赠与信众以祝吉祥以助觉悟。而在我国,叶脉画出现的时间,最早可追溯到东汉时期。

  孙好平是资中县文化馆负责研究和保护叶脉画的工作人员,也是资中叶脉画的法定传承人。据他介绍,叶脉画以叶脉清晰、颜色古朴、线条流畅、笔触细微、薄如蝉翼为特点,可经久不变色,不被虫蛀。“现存的、可考证的叶脉画,存世时间最长的已有两千年。”


“倒糖饼儿”,是流传于四川省成都市及周边地区的一种传统手工工艺,官方称糖画,主要是用融化的糖汁作画。1986年,锦江区糖画协会成立;1993年,成都市锦江区被文化部授予“民间糖画艺术之乡”的称号;2008年,成都糖画被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张道成出生于1964年,四川双流人,目前是锦江区糖画协会的副主席,在成都宽窄巷子摆糖画摊儿已经四年了。20岁那年,为了谋生,张道成跟着街上“倒糖饼儿”的师傅开始学艺,到现在已经30年了。

“‘倒糖饼儿’好学,但学好不容易”。跟着师傅在大半个成都跑了一年,张道成开始自立门户,拉起了糖画摊子。“那时候‘糖饼儿’还算比较受欢迎,因为经济条件不好,没有太多的糖果,当时的孩子们特别喜欢‘糖饼儿’。”张道成回忆说:“那时候想要糊口就得去人多的地方,所以每天天还没亮就跑到成都的人民公园、新南门等地方开始摆摊,晚上再回到双流。”



  在四川北部的渠县,渠江之水沿县而过,喜水的竹子在渠江水系大大小小的支流旁沿岸而生。渠县竹编已有几千年历史,工艺非常成熟,素有“中国竹编之乡”的美誉。当地众多竹编大师中,刘嘉峰的竹编艺术独树一帜。在刘嘉峰的巧手下,6米多长的竹编画《富春山居图》上,淡雅山水、意境深远;《虢国夫人游春图》上,唐朝贵妇雍容华贵、马蹄轻举缓步……那些原本并不值钱的竹子,被他编出了书法、名画,制成了精致花瓶和优雅茶具,摇身一变成为动辄数十万元的高端艺术品。

  1946年,刘嘉峰出生在达州市渠县的一个小山村里,因为家庭成分不好,村里的其他孩子都不愿和他来往,把他孤立起来。在没有小伙伴的童年里,刘嘉峰闲时便跟着当篾匠的舅舅学起了竹编。好似天生有缘一般,刘嘉峰第一次接触到竹编,便有认定了这一生的爱好,短短时间便能编出各种简单花纹的扇子了,那一年他才6岁。


珙石又名“墨玉”,是四川宜宾珙县独有的地方特产。珙石属于海相沉积岩中的变质岩,常夹生在有石灰岩的泥土中,大都分布于珙县洛浦河流域。其色黑泽明亮,质纯而细润,硬度较软,用手触摸有冰凉之感,属于一种藏量不多的稀有玉石,是制砚、制印和雕刻工艺品的绝佳材料。因其诞生的珙石雕刻,也是珙县地区的一种独特的手工技艺,目前被列入了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

2015年1月7日,本网记者在珙县珙泉镇见到了珙石雕的传承人张仁信老人。在张仁信老人的工作室“横茅地”中,我们追寻了珙石雕的前世今生,也看到了张仁信通过珙石雕提炼出人生的纯与德。

张仁信出生于珙县王家镇街村。从小受当地石雕艺人李如心的传奇故事影响,拜师民间微雕艺人吴文彬,从事“珙墨玉”的开采和设计雕刻工作,1958年正式成为“珙墨玉”传人蹇少青老人的传人,从此走上了与“珙墨玉”终生为伴的艺术之路。



  “潮扇技艺”自清末由广东潮州传入德阳,虽起源于潮州,但几经改良后却在德阳这片土地上发展兴盛,成为四川一绝。“德阳潮扇”曾作为皇家贡品献礼慈禧太后,深得其欢心,也曾被当作生日寿礼赠予美国总统罗斯福,甚至华盛顿国家博物馆至今还珍藏着两把德阳潮扇。在今天,广东潮州早已不见了潮扇的踪影,而德阳潮扇的传承人也仅仅剩下了龚德江一人。

  在德阳石刻公园的“德阳潮扇陈列室”,记者见到了德阳潮扇制作技艺的第四代传承人龚德江。这间陈列室是他为宣传和展示德阳潮扇文化自己开设的,所有德阳潮扇最后的作画工序都是他和女儿龚书在这间十多平米的房间内完成的。他告诉记者,德阳潮扇曾誉满海内外,但要想俘获现代人的芳心似乎有点困难。“现在的工业技术这么发达,机器做出来的工艺品都是炫丽多姿,非常漂亮,而像德阳潮扇这种完全靠手工制作出来的传统艺术品已经很少有人懂得欣赏了!”龚德江的语气中多少透露出他对这项传统技艺所处的尴尬处境的无奈。“这个是怎么画上去的?”交谈间隙时不时有游客被店内精美绝伦的潮扇吸引进店,龚德江都会耐心地一一解答,想把自己和德阳潮扇道不尽的故事都一一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