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强和邹小屏正在家制作漆器

邹小屏在锡箔纸上雕刻图纹

  成都漆器艺术起源于距今3000多年的商周时期,以精美华丽、富贵典雅、光泽细润、图彩精致、绚丽而名扬四方,是成都传统工艺美术“四绝”之一,已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为传承这项千年非遗技艺,成都六旬夫妻吕树强、邹小屏一直在探索和演绎着两人的“漆”彩人生。

[ 出生漆器世家 ] 从小耳濡目染受熏陶

  在中国漆艺的近现代复兴史上,沈福文是个不得不提的重要人物。20世纪中期,沈福文成立四川省立艺术专科学校,将漆艺带入中国高等教育,培养了一大批现代漆艺的后继者。邹小屏的父母都是沈福文在这所学校的第一批弟子。
  1946年,邹小屏的父母毕业后,一直在西安等地从事漆器类工作。1955年,邹小屏出生后,父母转到重庆美术漆器厂工作。
  邹小屏说,自己从小在成都求学,寒暑假才能回重庆与父母团聚。暑假天热,邹小屏每天都爱跟着父母去漆器厂玩,因为那儿非常凉快。看到父母做漆器,邹小屏特别好奇,也想做一个。但父亲怕调皮的她碰坏其他漆器,总不许她碰。只要父母一转身,邹小屏就抓紧机会,立马起身偷偷摸一下漆器。当父亲在办公桌上设计图稿时,邹小屏也自个儿拿上纸笔,在一旁胡乱画着。
  1972年,邹小屏初中毕业了。一直酷爱绘画的她,央着父母为自己找了位美术教师,每天练习工笔画、山水画、素描等。有了美术功底后,1974年,邹小屏到成都漆器厂做临时工,第一次真正近距离了解漆器。

[ 掌握漆器全部工艺 ] 喜欢在学习中不断进步

  20世纪70年代,国家鼓励传统手工艺品大胆走出国门,争取出口创汇。1975年,成都漆器厂组织美术考试,进行文化大革命后首次大招工。邹小屏成功通过考试,成为漆器厂的正式员工。
  邹小屏说,制作一件漆器的工序非常繁杂,往往需要3个月的时间。首先得设计胎样和装饰图稿,然后是制作木胎,经反复上灰、刷底漆、打磨,每一道都须干后研磨,这是第一步。第二步是阴干,生漆的干燥需要22℃的室温和60%的湿度。阴干后,将设计好的装饰图稿拷贝到胎体上,用刀雕出阴刻的画面,然后用小牛角刀将调制好的彩漆刮入阴纹,干后再用细砂纸研磨,让纹路与漆面齐平,这一步大都在需要雕刻的部位贴上锡箔纸,再雕画,罩上多层透明漆,并研磨。最后就是抛光,使漆器表面光泽华丽。
  进入漆器厂后,邹小屏被分到新工艺组,在师傅的带领下,她学会了从木胎制作、到装饰打磨、再到抛光的全部工艺。
  邹小屏说,任何一道工序都不能出现差错,否则就得重来。木胎阴干后才能贴锡箔纸,如果贴早了,雕纹就不亮;贴晚了,就贴不上。这时候,邹小屏就只得清理掉锡箔纸留下的粘痕,重新刷漆、阴干。但邹小屏并不觉得这些事儿很繁琐,她很喜欢这样一个在学习中进步的过程。
  她告诉记者,那时每月的工资只有18.5元,但她非常喜欢自己从事的工作,中午下班休息时,她也总爱背上画板,去附近的人民公园写生。





[ 漆器做媒促姻缘 ] 夫妇相伴合作天衣无缝

  1975年,22岁的吕树强也通过招工考试,成为了成都漆器厂的正式职工。吕树强从小学习美术,绘画功底非常扎实。进厂后,吕树强成为漆工,学习生漆的分类、漆色制作等。
  吕树强说,当时,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年轻人都对生漆过敏,只要一碰到生漆,他就会浑身发痒、长水疱。有些人受不了,就申请转到其他车间。但吕树强却坚持与生漆接触了40年,即使到今天,他碰到生漆后,仍然会感觉皮肤发痒。吕树强说,在中国,漆制作一直是项保密技术,既然进入了这个行业,就得把它学好、做好。
  由于同在一个漆器厂上班,又都是热爱绘画的年轻人,吕树强和邹小屏慢慢从熟识到相爱,最后组建起幸福家庭。
  吕树强擅长图稿设计、木胎制作,邹小屏擅长雕、画,在30多年的相伴中,两人一起合作完成了很多精美作品。其中,两人合作的《百寿大桃盒》被中国工艺美术馆珍品馆收藏;《九方龙纹大花瓶》作为国家礼品赠送给朝鲜贵宾金日成;基辛格访华时,《龙盘》被作为礼品相赠……

[ 免费收徒耐心指导 ] 愿把中国漆艺传播海外

  2005年,退休后的邹小屏在成都送仙桥租了一间3平米的小店,借此宣传漆艺。邹小屏说,很多人对漆器都不了解,进店后,就问这是不是烧出来的陶瓷,邹小屏便一个个给他们讲解漆器的材质、制作流程。
  很多美术爱好者进入漆器店,就赖着不走了,非要缠着拜邹小屏为师。一些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也常常带着自己的美术作品过来,请邹小屏指点。邹小屏只好放下手中的漆器活,给他们耐心讲解,指导他们将美术作品制作成漆器。
  邹小屏说,自己并没有开办专门的学习班,学生们都是零散地来,请教完了就走。但这种“放羊式”的单独教学,常常一讲就是一下午。从漆器的历史到现状、再到制作流程,邹小屏都 一 一 地耐心讲解。
  2008年的一天,店里来了个名叫文森的法国人。文森在法国从事文物修护工作,一直想要学习先进的漆艺。文森曾前往日本求学,但被日本的漆艺大师拒绝了。后来,文森听说邹小屏工作室后,便赶来成都求教。
  邹小屏说,当时自己也有些犹豫,是否要把漆艺传授给外国人。文森从事文物修护工作,不管是哪国的文物,都是世界人民的遗产。想到这些,邹小屏便决定收下这个外国徒弟,让他将中国成都的漆艺传播到国外去。

[ 漆艺工序复杂望传人 ] 千年非遗技艺得传承

  2008年,吕树强和邹小屏被评为成都漆艺的市级传承人。2009年,邹小屏被评为成都漆艺的省级传承人。
  邹小屏说,漆器的制作非常复杂,因此,漆器厂设立了很多岗位,有设计师、漆工、木工、雕工等。这样的分工有助于专业化发展,但是,匠工们无法掌握全部技艺,如果某个环节的人才流失到其他行业,整个生产链就会断掉。“现在很尴尬,能掌握漆器全部制作流程的人已经不多了。”说到这里,邹小屏叹了口气。
  让邹小屏夫妇欣慰的是,女儿吕媛媛已经学会漆器,加入到漆器的传承中。吕媛媛从美术学校毕业后,一直从事美术教育工作。在学习漆器的过程中,吕媛媛将漆技术运用到绘画中,研究漆画创作。
  2013年3月,60岁的吕树强从成都漆器厂退休后,和邹小屏一起,加入工作室的漆器制作中。如今,这对六旬夫妻最大的心愿就是:通过工作室宣传漆艺,让更多人了解和学习漆艺,并加入到传承漆艺的队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