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非遗技艺“银花丝”传承人道安。

道安的《一帆风顺大龙船》由几十种技艺、上万米银丝制作而成。

  成都银花丝制作技艺宋代形成,它以高纯度白银为原材料,造型别致,玲珑剔透。多年来,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道安和丈夫、女儿一起,共同守护这项千年技艺,只为它的传世绽放。

[ 千年工艺银花丝 ] 曾是宫廷奢侈品

  道安从小就喜欢书法和美术,从初中起,她白天上文化课,晚上就在夜校学习绘画。1980年,18岁的道安高中毕业,一直渴望从事传统工艺品制作的她通过美术考试,成为成都金银制品厂的一名员工。道安被分配到新产品设计试制组,跟随温晓秋老师学习银花丝制作技艺。
  道安说,自己先前从没听说过银花丝,工作后,才知道这竟然是一种有着千年历史的传统工艺,曾是宫廷奢侈品,只有达官贵人才买得起。
  道安说,刚学习银花丝制作技艺时,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如果不是对工艺美术的热爱,自己是撑不下来的。一年后,为提升审美和设计能力,道安主动申请到成都工艺美术学校进修,学习国画、水粉画等。
  “记得我第一次设计《凌空天鹅》时,只想到画出来漂亮就行了,因为没结合制作去设计,所以设计初稿根本无法制作。”正是经历了一次次的失败,再加上毫不气馁的探索,道安才成为即能设计又能制作的全才。

[ 制作需30多道工序 ] 数理化知识齐上阵

  道安说,银花丝的制作需要30多道工序,还得熟练使用剪刀、镊子、锉刀、钉锤、规尺、掐丝板、小焊枪等各类工具。首先,将银材料抽拉成不同粗细的白银丝,然后通过手工绞合、穿丝碾压、锉等加工成不同的花丝,根据不同的图案配置不同的花丝,再用喷枪焊接,最后将焊接好的半成品通过手工无胎成型、堆垒、打磨、抛光、镶嵌、洗色、防氧化处理等十几种技法完成。
  据道安介绍,整个制作过程中,数、理、化知识全都得用上。首先,在设计方案时,要用数学几何公式来分解图案,分解不好,银丝立体摆件就无法组装;然后以备料为例,艺人需要把从银行买来的银砖,根据作品的具体要求,通过若干道工序,制成粗细不同的银丝线。这其中最细的银线,跟头发一样细;在焊接过程中,必须考虑银金属热胀冷缩的物理属性来配置不同的焊料;洗色处理时,要按比例配制10余种化学物品,经多次高温烧煮,才能绽放出纯银的光泽。
  “但最难的工序,还应该属焊接这道工序。”道安说,因为银的热胀冷缩特性尤为明显,所以在银花丝立体摆件的焊接过程中,容易造成作品的变形;此外,如果焊接材料的配方不好,还会在作品上出现明显的焊点。“要处理好变形的问题,就需要艺人非常有经验,而要解决的焊接问题,就需要掌握焊接材料的独家配方。”此外,在银花丝的焊接环节中,艺人必须在高温环境下完成作业,再热都不能吹空调和电扇。道安解释说,因为空调和电扇会影响气流,干扰到焊接火焰的方向,容易出现安全隐患。
  正因为成都银花丝的苛刻的施工工艺和复杂的施工程序,也导致了这门技艺的精髓面临失传。“现在全国范围内,能全部掌握成都银花丝技术全部流程的人,只有我一个。”道安说,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因为曾在成都金银制品厂干过的老一辈银花丝艺人,因为流水线作业的缘故,很多都只精通部分银花丝制作的技艺,并对银花丝成品的设计工作鲜有涉及。





[ 大胆开拓国内市场 ] 创新试制银花丝画

  20世纪70、80年代,国家鼓励传统手工艺品大胆走出国门,争取出口创汇。在此期间,成都银花丝一直是四川省主要的出口创汇产品之一。1997年,中国工艺品进出口总公司北京首饰进出口分公司改制,成都银花丝工艺失去出口通道。银花丝摆件小则几千元、大则上万元,普通家庭很难接受,一时间,国内外都找不到市场。
  “如何研制出新产品、开拓银花丝的国内市场?”作为成都金银制品厂设计人员的道安,对此忧心忡忡。一次,她逛商场时,从一幅贝壳画受到启发:“能不能把银花丝也像贝壳一样装进画框呢?”经过反复设计和修改,1999年,第一幅银花丝画———《一帆风顺》终于诞生。道安欣喜地发现,银花丝画用料省、成本低,放在画框里还可以防氧化。随后,厂里就接到银花丝画的500件订单。

[ 小作坊丈夫相助 ] 共续银花丝之工艺

  1999年,成都金银制品厂改制,道安“赋闲”回家,银花丝上千年的传统技艺日渐衰落、走入困境。道安在亲戚朋友那里凑了5万元,办起一个小作坊。
  制作银花丝的很多工具无法在市面上买到,道安的丈夫就亲自选材、慢慢磨制;焊料和洗色化学品的比例不合适,银花丝总也洗不亮,道安的丈夫一遍遍地称量调制……经过道安和丈夫半年的努力,小作坊终于运动起来。
  银花丝没有市场,很多人不知道,道安就带着作品到处参展。一次在广州参展,听说银花丝是成都的工艺后,一位成都游客非常吃惊,说:“我在成都土生土长的,都从来不知道有这样的东西。”道安说,自己经常遭遇这样的尴尬。
  慢慢地,礼品公司找上门来,道安的客户和订单越来越多。除了设计制作礼品外,道安还针对卧龙、九寨沟、三星堆等旅游景点,推出大熊猫、脸谱、人物画等产品,渐渐地打开川内市场。
  近年来,道安在各种展览和评选中获奖无数:2005年“第五届国际旅游商品博览会”上,《双猫戏竹》银花丝画挂屏获金奖;2004年四川省优秀旅游纪念品评选,银花丝画挂屏《千年古堰》获金奖;在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及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上,《三英战吕布》夺得优秀奖。

[ 难过:因工序复杂 ] 传承面临后继无人

  银花丝技艺是成都最具特色的传统金银工艺之一,它与蜀绣、竹编、漆器一起,被称为成都的“四大名旦”。然而,因为后继无人,银花丝的烧蓝、堆景、无胎成型等技术已经面临失传,而錾片这一技术更是已经失传。
  据道安介绍,錾片技术原本只有原成都金银厂的张老师掌握,但张老师并不愿意将这一技术外传,而其儿子又不愿意学,故此技术在张老师去世后就完全失传了。道安无奈地表示,目前“烧蓝、堆景、无胎成型”三大技术也只有自己能够掌握。
  从1999年至今,道安的小作坊共招收过10多名学徒,道安说:“收学徒最开始都是倒给他们钱的,但依然留不下人,更别谈开班授课了。”很多年轻人上了半天班后,就说这痛那痛。最难受的是焊接环节,要面对近1000℃的高温,不能吹风扇、不能开空调,很多人都受不了。“这个环节的技术要求也很高,直到现在,很多大件的银花丝都是我自己来焊接。”
  道安告诉记者,“银花丝”与其他非遗项目有很大的不同,它不能由一人独自完成,很多匠工即使学会了制作,也无法独立门户,这也是银花丝学徒大量流失的原因之一。“现在很尴尬,全国能掌握银花丝全部制作流程的可能就我一个人了。”说到这里,道安叹了口气。

[ 慰藉:女儿勇担重任 ] 传世绽放有了希望

  道安说,传承银花丝技艺的道路其实很孤独,还好有丈夫、女儿相伴。现在,道安的女儿王小璐已经掌握了烧蓝等多种面临失传的技艺,成为道安将银花丝技艺传承下去的唯一希望。
  “本来我并不希望她学这个,因为连我自己都觉得太苦了。但是女儿真心喜欢,我也愿意传授给她。”道安说,小王在大学期间学的是工艺美术,26岁的她为银花丝工艺品带来了年轻气息,“她主要设计耳环、手链等,这些东西很受年轻人喜欢,也拓宽了银花丝的销售市场。以前,我设计的挂件,中老年人比较喜欢,年轻人感兴趣的少。”
  记者在文殊院非遗主题街的道安店看到,王小璐设计的银花丝耳环、手链、挂坠等饰物虽民族味十足却又不乏时髦,饰物的标价从几十到几百元不等,是普通人能接受的价位。
  最近,王小璐正在制作一套《年年有余》双面挂坠。挂坠的一面是纯银色,另一面则运用烧蓝技艺,使鱼头和鱼身分别呈红、蓝色。王小璐说,之所以这样设计,是因为佩戴者可以根据衣服的搭配需要,将合适的一面朝上,这样既美观又实用。
  而至于为什么想到接过母亲手中的担子,她回答得十分爽快,“银花丝技术是中国工艺几千年浓缩的精华,一想到若从我母亲这代开始失传,我就觉得十分痛心,我有责任让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人重新认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