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亚老师已是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有不少作品在业界享誉盛名。

  蜀绣又称“川绣”,是以四川成都为中心的刺绣品的总称。绣赋有云:寻造物之巧妙,固饰化于百工。作为中国四大名绣之一的蜀绣,早已誉满天下。
  蜀绣是四川自古以来的传统工艺,一直都是人们最热爱的工艺品之一,随着时间的流逝,蜀绣的发展也遇到了瓶颈,早已不复当年的盛况。而在当下,作为一门传统技艺,蜀绣能有现在蒸蒸日上的景象并不容易,经历了八十年代的繁荣,九十年代的萧条,如今的蜀绣能再次复苏起来,除了政府的大力扶持和民间企业介入外,更离不开那些执着于传统工艺的传承人。
  作为有蜀绣世家背景的陈晓亚老师从15岁开始接触蜀绣以来,已经默默地在一针一线上坚持了几十年。从懵懂小孩到蜀绣大师,陈老师经历了蜀绣的繁荣与衰退,在最困难时期,和其他蜀绣者不一样的是,陈老师咬牙坚持了下来,并将蜀绣发展开来,一手带出了全国知名的都江堰震后蜀绣绣娘们,陈老师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传承着蜀绣。

[ 蜀中之宝 ] 观赏与实用兼备的艺术品

  蜀绣在晋代被称“蜀中之宝”。一千多年来,逐步形成针法严谨、片线光亮、针脚平齐、色彩明快等特点。蜀绣以软缎和彩丝为主要原料,传统针法绣技近100种,常用的有30多种,如晕针、切针、拉针、沙针、汕针等等。各种针法交错使用,变化多端,或粗细相间,或虚实绳索合,阴阳远近表现无遗。这些传统技艺既长于刺绣花鸟虫鱼等细腻的工笔,又善于表现气势磅礴的山水图景,刻划人物形象也逼真传神。解放以来针法绣技又有所创新,如表现动物皮毛质感的“交叉针”,表现人物发髻的“螺旋针”,表现鲤鱼鳞片的“虚实覆盖针”等,大大丰富了蜀绣的表现形式和艺术风格。
  蜀绣题材多为花鸟、走兽、山水、虫鱼、人物,品种除纯欣赏品绣屏以外,还有被面、枕套、衣、鞋、靠垫、桌布、头巾、手帕、画屏等。既有巨幅条屏,又有袖珍小件,是观赏性与实用性兼备的精美艺术品。
  蜀绣绣法灵活,适应力强。一般绣品都采用绸、缎、绢、纱、绉作为面料,并根据绣物的需要,制作程序、配色、用线又各不相同。它还采用“线条绣”,在洁白的软缎面料上运用晕、纱、滚、藏、切等技法,以针代笔,以线作墨,绣出来的花纹线条流畅、潇洒光亮、色调柔和。不仅增添了笔墨的湿润感,还具有光洁透明的质感。
  蜀绣遍布四川民间,70年代末川西农村几乎是“家家女红、户户针工”。她们除刺绣被面、枕套、头巾、手巾、衬衣、桌布等几十个品种外,还积极生产外贸出口的生纺绣片、绣屏等。绣品仍保持浓厚的地方特色。蜀绣这一传统工艺的发展,时常得到画家的大力支持, 如《薛涛制笺图》绣屏,就是画家赵蕴玉提供绣稿,由刺绣工艺师加工再创造的一幅佳作。





[ 女承母业 ] 从不情愿到爱上这门艺术

  今年51岁的陈晓亚,是四川天府蜀绣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从高中毕业进入成都蜀绣厂成为一名传统的绣娘,到如今的省级工艺美术大师,陈晓亚的这34年蜀绣路并不平坦。
  陈晓亚的母亲毕业于美术学院,是成都蜀绣研究所的一名设计师。“母亲特别喜欢蜀绣,她认为女孩子学蜀绣显得更加秀气,而且当时蜀绣厂也是国营单位,算得上是‘铁饭碗’”。1981年,17岁的陈晓亚高中毕业后不情愿的被母亲叫去了蜀绣厂,开始了绣娘生活。“那时候蜀绣业销路非常不错,许多外国人都喜欢将蜀绣作为礼品赠送。” 当时陈晓亚只不过把蜀绣当做是一门不错的生计来看待。 
  “学习蜀绣其实特别辛苦,必须要耐得住寂寞,而且这也是个必须要一整天都坐在那里的细致活儿。”陈晓亚刚进蜀绣厂时,仅仅是基础活儿就学了三年。基础技能学完之后,陈晓亚开始学习蜀绣艺术品的制作,此时她正式接触蜀绣的精髓。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陈晓亚喜欢上了这门艺术。
  “我本身性格就偏向于安静,适合于蜀绣,而且蜀绣艺术品的学习,就像为我打开了一扇门,让我看到了蜀绣的价值所在。”从那时开始,陈晓亚便一心扑在了刺绣上。经过无数个点灯熬夜的细心制作和废寝忘食的研究,陈晓亚的刺绣水平从一名初学者很快成为了在蜀绣厂数百名绣娘中能排进前十的骨干人员。那时候的陈晓亚已经能用几十种不同的针法将花鸟、走兽、山水、虫鱼、人物等活灵活现地表现在绸缎上。  
  九十年代初期,由于市场的局限性,陈晓亚所在的成都蜀绣厂开始走下坡路,厂里的300多名绣娘也逐渐转投他路,另求生计。“看着厂里的人越来越少,我也心慌了,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在亲戚的鼓动下,陈晓亚去商场做了服装销售员,可没几天又回来了,她对家人说,她还是舍不得放弃蜀绣。
  “那段时间,厂里的工资只是勉强饿不死。”2000年后,蜀绣厂改制,陈晓亚终于看到了曙光。2006年,作为一名大师级绣娘,陈晓亚被邀请到四川天府蜀绣股份有限公司,作为技术指导的副总经理。

[ 绣中有爱 ] 大师灾区带出“板房绣娘”

  2008年地震后一个月,四川省蜀绣基地和都江堰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开始着手准备为灾区妇女建立蜀绣艺术板房学校,为他们提供技术培训,帮助灾区妇女就业。在得知这个消息后,身在蜀绣基地的陈晓亚第一时间向基地作了申请,要求无偿前去担任蜀绣艺术板房学校的培训老师。
  很快,陈晓亚的申请被批准。“当时没想到申请这么快就会被批准,而且紧接着就要出发,所以也没做什么准备。”在这之前,陈晓亚并没有当老师去指导别人的经验,除了精湛的技艺外,她只有一颗贡献自己力量的爱心。
  “教她们的时间很短,只有半年,太复杂的她们学不会,但半年多的培训足以让她们从一窍不通到学会上绷、用针、分线、翻绷等方法。”在陈晓亚和几名同行的努力下,70多名灾区妇女均能独立完成自己的蜀绣作品,这些作品还能卖出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的价格。
  2009年,“板房绣娘”红透全国,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三·八”妇女节前夕,“板房绣娘”们还带着集体作品《关怀》受邀前往北京,参加由中央电视台和全国妇联联办的电视晚会。“虽然是培训这些灾区妇女成为‘板房绣娘’没有一分钱的回报,但我却认为我收获了更加珍贵的东西,这是精神层次的丰收。”看着这些“板房绣娘”有如此成绩,陈晓亚也为她们由衷的高兴。

[ 良才难寻 ] 大师想找个“关门弟子”

  陈晓亚已年过五旬,她告诉记者,再过几年她就要退休了,蜀绣也只能以一种兴趣存在于自己的生活中。“到了我这个年龄,蜀绣技艺已经开始慢慢退化,现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找一个符合要求的徒弟。”陈晓亚说。
  “陈老师去年本来看中了一个20来岁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也对蜀绣特别感兴趣,很有天赋,可是在学了半年以后,由于家里反对,还是放弃了蜀绣。” 四川天府蜀绣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贺静向我们透露,最近陈晓亚又看中了一个女孩子,不过还在观察期。“当下,对于蜀绣来说,除了需要精湛的技艺外,还需要创新意识,有创新才有市场,有市场才能存活。”贺静说,蜀绣的发展趋势要求绣娘必须具有创新意识,因此陈晓亚寻找“关门弟子”的难度就更加大了。
  “行行业业都有自己的钉子,蜀绣这行的钉子就是要耐得住寂寞,而且蜀绣的技艺提升除了时间积累外,还需要一定的天赋。”陈晓亚对弟子的挑选很严格,宁缺毋滥。“我希望以后找的弟子能够把蜀绣当做自己的终生事业,将蜀绣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