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俊英老师正在整理一件棕编编制而成的时装。

  棕编是汉族传统手工技艺之一,是以棕榈树叶为原料编制的工艺品。棕草制品,古来有之。棕编制品以其洁白如玉、鲜艳和谐、地质轻柔、坚韧非凡和美观大方享誉海内外。棕编作品栩栩如生,令人拍案叫绝,深受中外人士的青睐。曾作为毛泽东和刘少奇等国家领导人出访外国,馈赠友人之佳品。
  而在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新繁棕编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历史悠久,起源于2800多年前的古蜀国,盛行于200多年前的清朝中后期。清代嘉庆年间(1796-1820年),新繁农妇用棕叶编制拖鞋、凉鞋,至1850年,逐步形成专门行业。民国初年,棕编凉帽在四川流行。二十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棕编业发达昌盛。新繁棕编技法多样,有胡椒眼空花和鸦雀嘴不透空等编制法。用其编制提兜省时省料,体轻质柔,装饰图案等不透空,易编,且正反面匀称,十分美观。
  新繁棕编用料比一般草编细密,轻便,不易受潮,此种棕丝在国际市场上被称为“四川草”,深受欢迎。

[ 跨界追梦 ] 勇担传承

  今年55岁的刘俊英是成都插花花艺大师,曾获得中国花卉博览会插花花艺决赛优胜奖,中国花博会(北京赛区)花艺师大赛铜奖。
  从小在新都长大的刘俊英告诉记者,棕是“万编之宗”,草编、藤编等都是在棕编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棕编在新都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一直到解放前,棕编都是当地女孩的必修课。当地人普遍认为,有棕编手艺的女孩,嫁人更容易。
  刘俊英说,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当地的棕编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粗加工生产后,交由他人细加工,然后再出口国外。两天才能手工完成的棕编,收购价却只有十多元钱,这使得许多老艺人渐渐放弃了棕编行业。新都(新繁)棕编这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虽然历史悠久,但同一些传统手工艺一样,也正在面临着失传的危险。
  “传统手工业必须创新,只有进行精细加工,做成品牌,棕编技艺才能得到传承和发扬。”正因为刘俊英的这个建议,当地妇联找上刘俊英,希望她能加入到传承棕编的队伍中。要放下如火如荼的花卉生意,去涉足一个并不了解的领域,这对刘俊英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不想看到棕编技艺就这样消失,刘俊英决定接下这份传承重担。
  从草帽、拖鞋等生活实用品,到熊猫、知了等观赏品,再到欧式书架、手提包等精美艺术品,在第四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上,刘俊英带着她的巧帆棕编专业合作社团队,发出了“让精品棕编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声音。





[ 五人创社 ] 唯其坚守

  2012年7月,在当地妇联的指导下,刘俊英和另外4个棕编艺人一起创立了“成都市新都区巧帆棕编专业合作社”,拉起了传承和弘扬棕编产业的一面品牌大旗。刘俊英说,棕编始终是新都的棕编,是这座古老城市的文化名片,“巧帆”只是棕编的一个代言。取名“巧帆”,寓意着“巧夺天工的新都棕编将直挂云帆济沧海”。
  没有市场调查,没有现成的经验,没有固定的生产基地,缺少老艺人的技艺传授,用于编织的棕叶逐年减少,靠手工制作、无法批量生产……由于看不到利润和收入,另外4位棕编艺人都陆续退出合作社,只有刘俊英一人留了下来。
  “我考虑到了困难,却没想到这么难!”在艺卉事业上顺风顺水的刘俊英陷入了痛苦之中,“想过放弃,却又不想看到几百年的棕编技艺就这样消失,所以我只能选择坚持下去。”她说,“我知道自己是微不足道的,但既然答应了,就要坚持做到,为责任而做。”

[ 创新生产 ] 走精品路线

  刘俊英说,合作社成长中,遇到了很多困难。但她始终相信,困难再多,也多不过解决困难的方法。没有生产基地,刘俊英就在自己原有的花卉基地搭建起生产车间;没有生产经验,刘俊英请回散居民间的棕编手艺人;不了解市场行情,刘俊英四处寻访、向棕编泰斗请教产品发展方向……
  刘俊英了解到,多年来,新繁棕编都停留在传统的技法上,编织品也仅限于草帽、拖鞋等附加值低的产品,使得棕编产品长期处于低端市场。经过探访和调查,很快,刘俊英便确定了合作社未来的方向——搞创新生产,走精品路线。
  刘俊英请来二十多位棕编的编织能手,组建起研发团队,专门负责精品类棕编产品的创新研究。在这个团队里,每个研发者都有自己擅长的编织品。大家聚在一起,常常会针对各自设计的样式,展开激烈的讨论。
  如今,刘俊英的研发团队所设计的产品,既包括针线盒、围棋盒等几十种生活用品,也包括挂画、欧式书架等精美艺术品,目前已拥有50 多项外观设计专利。刘俊英说,从生活用品到奢侈品,再到收藏品,这就是棕编未来的转型之路。
  目前,合作社已经收到了一份来自美国的价值几百万美元的订单,刘俊英并没有急着发货。她说,“我们不缺产品,但在产品的精细度上,我们做得还不够。要做就做精品,做出品牌。等技术这关攻下来了,我们再出货,让我们的产品远销国内外。”

[ 棕编传承 ] 要靠年轻人

  在刘俊英眼中,年轻人是棕编的未来,是棕编得以传承的基础。
  刘俊英说,棕编技艺本身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在创新中传承。刘俊英始终坚持着“以老带新”的传承路线,在她的研发团队,既有技艺精湛的老艺人,也有富有开拓精神的年轻人。二十多岁的谭晓聪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到合作社的。现在,他创新编织的蛇、龙、手提包等产品已经被摆上了货架最显眼的地方,成为热销产品。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学习、传承棕编文化,巧帆棕编专业合作社在区特殊教育学校,开设了棕编培训课程,在新都区妇女劳动力比较集中的乡镇设立了专门的教学点。通过师傅的讲解和现场传授,让更多的人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者,企业再对她们的产品进行回收。在传承棕编技艺的同时,也带动了当地妇女居家灵活就业。
  目前,当地政府深度弘扬棕编工艺和挖掘棕编文化,全方位提升这一传统手工业的文化价值,使之成为妇女居家灵活就业创新模式,并依托巧帆棕编专业合作社,致力与传承棕编技艺极其文化,赋予其时尚高雅理念,研发和打造集适用、观赏和收藏价值为一体的棕编产品,让古老的新繁焕发青春,成为新都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名片和新的经济增长点。
  刘俊英希望,在棕编真正走向市场,实现盈利之后,能将棕编技艺带进学校,开设职业培训班,不断培养人才。能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新繁棕编的传承和创新中来,使之发扬光大。
  采访过程中,刘俊英多次向记者强调“责任”二字。她说,传承棕编是责任,开展公益活动也是责任。带着这份强烈的责任感,刘俊英将和她的团队,为着“让精品棕编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梦想,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