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宽窄巷子里,张道成已坚守了30年的糖画技艺。

  “老板,这个能吃吗?”、“叔叔,这个是摆在哪儿的呢?”……在成都井巷子糖画艺人张道成的糖画摊子前和张师傅聊了一个多小时,不时有外地游客和小孩对这个四川人再熟悉不过的“糖饼儿”心生好奇。

  “倒糖饼儿”,是流传于四川省成都市及周边地区的一种传统手工工艺,官方称“糖画”,主要是用融化的糖汁作画。1986年,锦江区糖画协会成立;1993年,成都市锦江区被文化部授予“民间糖画艺术之乡”的称号;2008年,成都糖画被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糖画给人们留下了丰富和美好的想象,无论在庙会、集市还是普通的街巷中,它都是最受欢迎的汉族手工技艺之一。

  张道成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成都人,也是糖画手艺的传承人。从艺30多年的张师傅,也见证了成都糖画的繁荣与低潮,张师傅一家三口都是成都糖画的师傅,张师傅自己说,这么好的手艺要是哪天没了是多可惜的事儿,幸福生活随时需要糖的点缀才能更甜。

[ 成都糖画 ] 历史渊源与艺术特点

  糖画约起源于16世纪,在明代宫廷习俗中,每当新年祭祖时,官宦大户人家往往用模具印制糖狮、糖虎和文臣武将等形象用以祭祀,后来该技艺传入汉族民间,逐渐演化为糖画。

  糖画,顾名思义就是用融化的糖汁作画,四川民间过去又称“倒糖饼儿”、“糖粑粑儿”、“糖灯影儿”等。这种集汉族民间工艺美术与美食于一体的独特手工技艺,曾广泛流行于四川省成都市周边及自贡、泸州、重庆、乐山、内江等巴蜀大地的城市乡村。

  糖画是一门高深的民间技艺,里面蕴含了历史、美术、地方民情风俗、蔗糖工艺等等复杂的元素。创作过程中,艺人端坐于糖画摊前,执勺在手,经过短暂构思,飞快地将勺中的糖液挥洒在光洁如镜的大理石板上。凝固的糖液形成神奇的图画,有飞禽走兽、花鸟虫鱼、戏剧人物……皆晶莹剔透,栩栩如生。待新鲜的糖画凝固后,艺人用一根竹签把一件件作品粘合提拿起来,就完成了一幅作品。既可观赏又可食用,融物质与精神文化享受于一体,观之若画,食之有味。

  四川糖画的表现手法丰富多彩,可以分为以下一些品种:大货,是指体型较大构图复杂的作品,诸如龙凤、孔雀、狮虎、花篮、金鱼等。小货,是指体 型偏小工艺简单的作品,如单个的虫、鸟、水果等。子子货,即直接倾倒的一个个圆形糖饼儿,这种技艺要求艺人手腕灵活,动作利索,倾倒过程中直接形成一个个状如钮扣的小圆饼,中间绝不拖泥带水,最能体现糖画艺人的基本功。丝丝货,是以糖液所形成的缠绵的线条来构图,类似于国画中的白描和西洋画中的速写,又有中国汉族民间剪纸的神奇韵味。此外还有板板货、填装货、拭皮子、按头子等诸多技法。

  糖画艺人善于观察和总结生活,将糖画与川剧相结合,创作的《水漫金山》、《战马超》、《凤仪亭》等戏剧糖画作品,表现了丰富的川剧折子戏情节。其间的人物和故事情景非常逼真生动。





[ 糖艺世家 ] 新时期里仍传承坚守

  张道成出生于1964年,四川双流县人,目前是锦江区糖画协会的副主席,在成都宽窄巷子摆糖画摊儿已经五年了。20岁那年,为了谋生,张道成跟着街上“倒糖饼儿”的师傅开始学艺,到现在已经30年了。

  “‘倒糖饼儿’好学,但学好不容易”。跟着师傅在大半个成都跑了一年,张道成开始自立门户,拉起了糖画摊子。“那时候‘糖饼儿’还算比较受欢迎,因为经济条件不好,没有太多的糖果,当时的孩子们特别喜欢‘糖饼儿’。”张道成回忆说:“那时候想要糊口就得去人多的地方,所以每天天还没亮就跑到成都的人民公园、新南门等地方开始摆摊,晚上再回到双流。”年轻时每天数十里的奔波练就了张道成不怕吃苦不怕累的本领,即使是现在,张道成也一年365天风雨无阻地把糖画摊儿立在成都的名片景点宽窄巷子。

  张道成结婚后,妻子开始帮着他打理糖饼摊,张道成也慢慢地教起了妻子。一年后,张道成为妻子准备了新的大理石板、铜起子、碳炉、铁勺等工具,让妻子在双流县棠湖公园自己摆摊。

  张道成的大儿子今年26岁,在春熙路摆“糖饼儿”摊。“年轻人坐不住,挣得到钱,他可以多坐一会儿,生意不好就懒得去摆了。”张道成告诉我们,“倒糖饼儿”需要坐得住,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几个动作,对儿子手艺的评价,张道成用了四个字:差强人意。

  现在,糖画协会年轻人的情况都和张道成的儿子差不多,他们基本都以其他工作为生,对糖画的兴趣和感情已远远比不上父辈。

[ 糖画泰斗 ] 大腕儿身世苦手艺甜

  虽然已经“倒糖饼儿”30年了,也是锦江区糖画协会的副主席,但张道成只能算是糖画界的晚辈,算不上老资历。协会中资格最老的糖画艺人要属樊德然老先生了,他不但是张道成的师爷级人物,更是四川唯一一名糖画项目的国家级传承人。

  在2013年的成都非遗展览上,记者曾见到过年过九旬的樊德然老先生。经老先生介绍,由于家境凄苦、姊妹众多,他11岁那年就外出学艺谋生。旧社会拜师学艺并非像现在这样容易。那时樊德然年纪还小,因幼年体薄,还没有糖画担子稿,一个人来到成都,两眼一抹黑,甚至连个铺盖卷都没有,好在幸运的是,当时小有名气的糖画艺人谢青云收了他这个徒弟,他才勉强找到一口饭吃。

  学成之后,樊德然总是把摊子摆到最热闹的地方,没想到因此练出一手倒戏曲人物的绝活儿。新中国成立前,戏班子多,看戏的人也多,他就把摊子摆在戏台下面。台上唱戏,他一边倒糖画一边看戏。渐渐地,他对戏里人物的服饰、动作、神态都烂熟于心,开始试着用糖倒出这些人物。和普通的图案相比,这些戏剧人物糖画卖价要高出好几倍。

  之后,爱琢磨的樊德然渐渐能勾勒出《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等戏曲中的上百个人物,“糖画泰斗”的名号也随之而来。

  如今,这门曾经令樊德然骄傲的技艺现在却成了他最大的遗憾,因为除了他,已经没人能倒出这么多精美的戏曲人物。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带过数十名徒弟,但如今只有几位佼佼者能勉强倒出两三个。戏曲人物体型大、构图复杂,倒起来本就困难,再加上现在喜欢看戏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能把这门技艺学到家的就愈发少了。“关羽、黄忠拿的是大刀,张飞用的是矛,现在年轻人连这些都搞不清楚,咋个倒得出糖人。”说起这些老人都会颇为无奈地叹息一声。




[ 甜蜜技艺 ] 传承保护困境与希望

  2013年的第四届非遗节上,糖画协会的20多位艺人用900多斤白糖“画出”《松林鸟趣》等15幅“国画”,引得游人纷纷驻足惊叹。张道成告诉记者,除了这些国画,他们每年都还会在塔子山公园等展会上展出糖灯、糖龙,不过这些作品都不能长时间保存,最长不过三四个月。

  “看的人多是好事,说明糖画还能引起人们的兴趣,但要想好好传承下去,还得在年轻人身上多下工夫。”在张道成眼里,卖糖画挣不到钱,吸引年轻人看看不难,真让他们来学艺却不太现实。“我这个摊位算是成都最好的摊位之一,卖的钱刚好够养家,但这样的摊位并不多。”成都糖画协会目前近五十人,都在成都各地摆摊,而像张道成这个可以养家糊口的摊位却很少。对于传承难的症结,无论是张道成还是老一辈的樊德然都心知肚明,现在的年轻人心气高,看不起这些手艺活,又耐不得寂寞。

  糖画,这门老成都记忆中最甜蜜的技艺在年轻一辈中几乎无人问津,面临传承困境。樊德然的子孙都在外打工,没有从事糖画行业,樊老先生当年做糖画的工具也早已被四川大学博物馆收藏。在五彩缤纷的现代社会,成都糖画是否还有明天我们谁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