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永蓉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麻柳刺绣”的传承人之一。

  遥望江面汽笛声悠悠,近看针尖流转似倾诉。广元皇泽寺阁楼上,“绣女”胡永蓉正沉浸锦绣世界,翻转着手指尖的绣花针,幻化出一个个光与影的结合。

  胡永蓉是四川省级工艺美术刺绣大师,作为麻柳刺绣的传承人之一,刺绣就是她的人生。黄昏映照,只见她手中飞舞的彩线,色泽倍加耀了眼,飞针、走线,娴熟而丝丝入扣,轻巧的技法,犹如优雅的舞蹈,女红之巧,十指春风。

  一件件流淌着古老传统技艺的作品惟妙惟肖,既有花鸟的多姿、虫鱼的灵动,又有人物的俊俏、山川的壮丽,让人目醉神迷。

[ 麻柳刺绣 ] 一个生动瑰丽的文化符号

  因“千年古柳”而得名的四川省广元市麻柳乡,林木葱茏,涧谷幽深。因藏有“麻柳刺绣”这朵深山里的奇葩而享誉四方,麻柳乡让人心生向往。在当地,人们把刺绣称作“架花”(十字绣)。“架花”是麻柳刺绣中最基础、最传统的一种针法,另还有挑花(里外花)、扎花(绣花)、串花、游花、补花、滚边等绣法,所绣成套各式花围腰、花鞋垫、花鞋、花袜子、袜溜跟,式样精美,做工精细,色彩运用对比强烈,带有浓郁的乡土气息。

  麻柳刺绣就地取材,所用材料仅用简单的针、线、布,通过黑、白、红、蓝等土布和彩色棉线,配置以不同明暗的冷暖色块。所绣制品,针线详密、色彩鲜艳、组合巧妙,令人赏心悦目。麻柳刺绣所绣图案,或耕种收割、或婚嫁礼仪、或爱情婚恋、或人物鸟兽,花色多样,简洁明快,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典型的川北风情。比如在绣狮子老虎的时候,绣女们将现实中的狮虎等猛兽化为惩恶扬善的可爱形象,这些抽象简化而成的刺绣图案,浓眉大眼、威风凛凛。艺术的夸张和变形,既不失去生活的真实,又使刺绣作品极富装饰意味和艺术美感。

  “姑娘会架花,不愁找婆家。”麻柳姑娘从四五岁开始跟着母亲、奶奶学习“架花”,到出嫁之前便掌握麻柳刺绣的各种针法技巧。在当地,评价谁家姑娘贤惠与否,首要条件是“针线”,其次才是“人品”“茶饭”。因而,“针线活儿巧不巧”至今仍然是麻柳地区男女青年恋爱、联姻的重要条件。

  据胡永蓉介绍,“女孩要是相中哪家男孩了,就会送他扎花鞋垫做‘信物’,这就叫‘放定’。男方家有多少人,女孩在出阁前就得绣多少双鞋垫、多少双鞋,叫‘绣嫁妆’。除此之外,床罩、铺褡、桌帷这样的大件嫁妆,从小就得开始准备。”

  皇泽寺是广元市的著名景区,在这个游人络绎不绝的地方,麻柳刺绣拥有半个纪念品展厅。“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对麻柳刺绣而言非常重要。它可以让更多外来者与麻柳刺绣文化近距离接触。”胡永蓉身边的绣兜里摆放着她的众多绣品,香包、鞋垫 、围腰……胡永蓉很珍惜在展厅上班的机会,她告诉记者:“上半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下半辈子要在麻柳刺绣中找到我的人生的意义。”

  麻柳刺绣,目前处于慢工出细活的状态,只能小规模生产,还没有进入市场的能力。以至于在2013年第四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上,虽然麻柳刺绣展厅吸引了近万人参观,展品最后还一举夺得了非遗节“‘太阳神鸟’最佳展览奖”的桂冠,许多观展客商也当场表示合作意向,但他们却只能婉拒。

  据调查,1984年,麻柳乡全乡3000多名妇女中善刺绣的有1300多人,其中被誉为“巧姑娘”的有270多人。而目前却只有350余人可以绣制麻柳刺绣,能够熟练掌握麻柳刺绣的各种技法、针法,并能绣出好的作品不足30人。

  “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刺绣,出去打工挣大钱,而我最终坚持了下来,完全是心中怀有一种对麻柳刺绣的那份一般人不能理解的情结。”胡永蓉认为,麻柳刺绣这一技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她有责任传承,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更让她坚持到现在。





[ 艺乡绣女 ] 一群传统技艺的守望者

  除了“架花”外,麻柳刺绣还有着挑花、扎花、串花、游花、补花、滚边等绣法。对另一位麻柳刺绣的“重量人物”张菊花来说,这些都是她的“看家本领”。张菊花今年39岁,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说到麻柳刺绣如今已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她笑了笑:“这个‘文化遗产’是麻柳女人用眼睛和时间熬出来的哟。”

  张菊花说,她的曾祖母和外婆分别是清朝和民国时期著名的刺绣艺人,她的母亲严金秀更是刺绣艺人中的佼佼者,十里八乡的人常常慕名而来,只为求一幅绣品。她母亲的《老鼠嫁女》等绣品已被中国民间艺术博物馆珍藏。

  母亲手上随时都有针线活儿,大到被面、小到手绢,花鸟虫鱼,栩栩如生。耳濡目染、潜移默化间,麻柳刺绣艺术在张菊花小小的心里扎了根。8岁时她就拿起了绣花针,11岁便可以独立绣完一双鞋垫,继承于她们家族中的优秀艺术天分逐渐崭露头角。

  “小时候因为手指太细,带不上顶针,每一次手指都被针扎得鲜血直流。”张菊花告诉记者,她小时候学习刺绣的过程简直就是一部活生生的“血泪史”,那时候由于白天要干农活,刺绣只能晚上在松油灯下进行,“特别费眼力”,绣女一般到三四十岁眼睛就不行了,所以刺绣也是“青春饭”。

  张菊花告诉记者:“麻柳刺绣上的每个图案都蕴含着独特的文化,有着特殊的意义,寄寓了当地人民美好愿望,承载着深厚的历史文化。所以从小我就打心眼儿里觉得,这样精美的麻柳刺绣不应该在我们手里断了香火,我一定会坚持下去,一直到眼花了、手麻了,绣不动的那天为止。”

  在麻柳乡中心小学乡村学校少年宫中,有着专门的麻柳刺绣特色班,张菊花也偶有到学校上课。记者采访完后,正逢张菊花到麻柳中心小学去上刺绣课,记者便与之同行。一到学校,张菊花便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孩子们围着她,七嘴八舌的问着在刺绣上遇到的问题,并殷切的拿出自己的刺绣作品让她过目。

  课堂上,张菊花左手拿着一只鞋垫,右手拿着一根绣花针,手把手教学生如何穿针走线,耐心的向学生们传授技巧。同学们一边听着讲解,一边灵巧地拉着彩线,白色的土布上一团团花卉图案跃然眼前。“通过教授,孩子们大多能掌握麻柳刺绣的基本技法,但要达到一定水平还得继续努力。”对此,张菊花深感任重而道远。作为麻柳刺绣传承人,张菊花还要担任培训老师,给麻柳乡开展的每年一度的刺绣培训班上课。目前,已经培训达300人次以上。

  “我希望通过我微小的努力,让越来越多的人走近麻柳刺绣、了解麻柳刺绣、喜欢麻柳刺绣,最终拿起针来亲手绣制并把这门技艺传承下去。”从她恬静的面容和温软的话语里,你能分明感受到,这位初中毕业的农村青年妇女身上,有一种植根于骨血的坚守。


[ 世代延续 ] 传承之路虽远但行则必至

  据了解,麻柳刺绣在上个世纪及以前,始终停留在口传心授的阶段。20世纪80年代,广元市文化馆开始发掘和整理麻柳刺绣,麻柳刺绣终为外界所知。麻柳刺绣第一次走出麻柳乡是在1982年,由市文化馆出面带着众多麻柳刺绣作品到成都、绵阳等地参加四川省民间艺术展。  “那个时候麻柳人一听要把这些生活中在普通不过的东西拿去展览,都特别激动,最后精挑细选了4000多幅。”麻柳刺绣“亮相”后,立即引起学术界的注目。

  1983年,在四川省民间艺术展览会上,原省委书记杨汝岱观看麻柳刺绣后对其大加赞扬:“广元山乡有这么多民间艺术家真了不起!要帮她们找出路,与外贸挂勾,使她们富起来。”

  1986年,时任市艺术馆馆长张此吾编著的《麻柳枕头、鞋垫图案》、《麻柳挑花》出版并参加香港书展,发行国内外;绵阳市文化局和广元市文化局、文化馆合编的《麻柳民间刺绣》内部画册,《新闻照片》、《四川日报》、《四川农民报》等十多家报刊争相刊登。

  1995年,麻柳乡被省文化厅命名为“文化先进乡镇”,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金维诺先生与外国留学生前往我市观赏麻柳刺绣作品。1997年,《麻柳刺绣系列》获第5届中国艺术节四川省民族民间工艺博览会铜奖。

  2000年5月,麻柳乡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2008年6月7日,麻柳刺绣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先后有40多件麻柳刺绣作品被中国民间美术博物馆收藏。

  近年来,相关部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使麻柳刺绣这一民间艺术“后继有人”:2003年9月,麻柳乡小学开始了以“麻柳刺绣”构建乡土校本课程的实践;对麻柳刺绣艺人在生活上予以关心、照顾,使其健康长寿,以此保护麻柳刺绣传人;用文字、录音、录像、数字化多媒体手段,保护麻柳刺绣的制作技艺;通过社会教育和学校教育等教育途径,培养一批刺绣人才;与曾家山乡村旅游有机结合,进行适度开发和利用。

  张菊花的女儿王心萍如今也是小小的刺绣能手,她的手艺也算后继有人了,她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麻柳刺绣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一定会世代传承与延续下去,并放射出夺目的光彩。

  指尖描春夏,拈花绘秋冬。让我们重拾这朵深山里的奇异花朵,让这朵绽放在麻柳山乡的民间艺术之花开放得更加绚烂,让这个在织物上讲述故事的文化符号更加生动和瑰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