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民歌的发展轨迹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民歌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期,反映人民新生活的民歌如春笋般的大量涌现出来,不但题材新颖,而旦音乐格调更加活发、热烈、开朗、明快,充满了向上的激情合乐观主义精神,由于各个民族以往的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不平衡,有不少民族甚至尚无文字,民歌仍然是他们的主要艺术形式,也是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且大都保留着“诗、歌、舞”相结合的形式。[详细]

  • 四川民歌的魅力与特色

    民歌多为群众在口头相传中不断加工提高的集体创作,它反映的是最底层、最普通人民群众的心声,而四川民歌是四川人民生活和情感的音乐化再现,长期以来为广大劳动人民所喜爱。自古以来四川人一直是中国非常独特的一个群体,四川民歌也是中国民歌百花园中一朵美丽的花,因巴山蜀水而多彩绚丽,更因这里的人民而充满活力。 [详细]

  • 康定溜溜调

    康定溜溜调是康定民间情歌中的瑰宝,它来源于康定雅拉乡一个汉族村寨,是孕育《康定情歌》的母体。溜溜调有多种唱法,来源于康定雅拉乡一个汉族村寨的溜溜调则是《康定情歌》的主旋律。“溜溜调”的歌词和韵律与《康定情歌》差不多,但在一些装饰音和尾音上却有较大不同,更显悠扬婉转多情的西部韵味。已有数百年历史的溜溜调,是一首老曲,也是一首新歌。上个世纪初,具有新文化思想的文人在康定采风,发现了这首曲调动人的民歌,随后将溜溜调改词新编为《康定情歌》,从此传唱到全国全世界。四十年代前期,康定的少年儿女在“伴花夜”(陪新娘欢度婚前之夜)或打趣“儿女之情”时,都爱唱这首歌,词中“李家大姐”、“张家大哥”,通常要临时改唱成眼前女方和男方的姓氏。[详细]

  • 《巴山背二哥》

    《巴山背二哥》是在巴山背二哥的艰苦劳动中产生的,它的历史无疑与背二哥的历史一样悠久。他们在那深山沟、大山里辛勤的劳动,十分艰苦,什么蛇倒退、鬼见愁,走在那种路上只准前行,不准后退,只要后退就可能掉下岩去。而且因为山里的野兽很多,背夫不成群结队就可能被野兽袭击、吃掉。所以很自然的结合成一个背二哥队伍,羊肠小道难行,像原来的米仓古道的栈道,它是前人用錾子打的一个脚印,只能放一只脚在里面走,加上中午肚子又饿了,太阳又热,山上只有那个懒蝉子在叫唤,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在这种情况下,精疲力尽,老“背二哥”杵子一打起,要想吃他那热馒头,就要慢慢往上爬。几句山歌一吼,大家情绪就来了,《巴山背二哥》就在这种环境下产生。[详细]


  • 《薅秧歌》

    薅秧歌是一种汉族民歌,在川东北广为传唱。薅秧歌一般由两句、四句的七言歌词组成一个完整的曲调。歌唱过程中有一人领唱,多人合唱,也有两人对唱的形式,内容多以反映田间劳作或男女之间的感情为主,随着时间的推移,目前流传下来的薅秧歌中多以酸里吧唧的情歌为主,这在薅秧歌中表现尤为明显。薅秧歌歌词以二二三节奏的七言句式为主,一首歌大都为四句,第一句常与薅秧场景有关,如“大田薅秧行对行”、“薅了上丘薅下丘”等,其余几句由第一句引发。开江薅秧歌的声腔高亢豪放,调式灵活多变,旋律婉转悠扬,节奏相当自由,能够把劳动人民的粗犷旷达、艰苦卓绝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薅秧歌传承主要靠汉族民间口传,如今健在的第三、第四、第五代传人均是本乡本土的农民。[详细]

  • 《川江号子》

    川江号子主要流传于金沙江、长江及其支流岷江、沱江、嘉陵江、乌江和大宁河等流域。这一带航道曲折,山势险峻,水急滩多,全程水位落差较大,特别是经险要的三峡出渝,船工们举步维艰。川江号子正是在这种特殊的地理环境下应运而生的。据载,川江号子有26种词牌,百多首唱词,极为丰富多彩:多种“数板”的唱词,往往是由号子头(领唱号子的船工)即兴编唱,号子头根据其嗓音,分为洪亮粗犷浑厚的“大筒筒”、高亢清脆的“边音”等不同流派。根据船所行水势的缓急,号子头所唱号子的名称和腔调皆有所不同,时而舒缓悠扬,时而紧促高昂,时而雄壮浑厚,大气磅礴,震撼人心。千百年来,这些号子流传下来,形成一种历史悠远的传统,所以川江号子又有“长江文化的活化石”之称。[详细]


  • 巴山老农抢救濒临失传民歌300首

    四张大方桌,几盘瓜子、香蕉,通江县至诚镇一茶楼大厅里气氛热烈,2013年8月1日上午,参加至诚镇乡土文学创作座谈会的20多名农民“诗歌发烧友”呷着清茶,正聆听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讲自己民歌搜集、整理、编印山歌集的故事。老人名叫路光礼,是至诚镇九子坡村村民。若不是摆在桌上那几本《山歌子》民歌集,记者很难相信,他竟在45年里编印了2.5万册巴山民歌,抢救发掘300首濒临失传民歌。[详细]

  • 夫妻“民歌王”唱响幸福生活

    2014年1月2日,一阵阵优美歌声从达州市达川区福善镇八庙村八组一个普通农家小院里飘出。64岁的王世位正在修改润色自己新创作的民歌《好祖国》,他的妻子,57岁的何京芬在旁边放声高唱这首新鲜出炉的民歌。“我每写一首歌,都要先念给老伴听,还要她唱,如果听起来不对味,就继续改。”王世位笑着说。 王世位介绍,他与妻子自幼热爱民歌。两人结婚38年来,原生态民歌一首接一首地唱,成了人们眼中的夫妻“民歌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