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投稿  |   旧版  |   返回首页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高中·散文】《蒲公英的守望》

发表时间:2018-11-22 14:54:00    来源:四川文明网

四川省第二届“我和警察蜀黍的故事”主题征文

蒲公英的守望

青神中学校 吴宇琴

  “柒陆,对不起……我,走了……”依稀朦胧中,那抹黑色剪影渐行渐远,模糊在我被水汽氤氲着的视线中,晕成了一团。

  清晨,又是在泪流满面中醒来。梦境像一台时光机,一遍遍将我拉回当初那些沉淀于脑海深处的场景,却又一闪而过。

  赤脚走到梳妆台前,打开中间的抽屉,小心地捧出最里面一个上了银色密码锁的木盒子。默念着按下密码——0706,“啪嗒”,锁开了。盒子里只放了一枚金松轮廓,红蓝相交的盾状徽章。晨风拂过,吹起天蓝色的纱帘,窗边的那盆蒲公英,花蒂上结了蓬松的白绒球,在微风中摇动。晨光熹微,阳光从间隙溜进,那金色的松枝轮廓便在微光中熠熠生辉。

  指尖在徽章上轻轻抚过,时光的风吹起那一层层薄纱,一些被封缄的往事逐渐涌现。那时,那个人还在,我是个小女孩。

  我一年级时,他还是我们小县城里的普通警察,也还是那个属于我的父亲。他长得很高,魁梧如一棵屹立不倒的松,一身深色警服整齐地穿在身上,胸前那枚盾状徽章总在阳光下,闪着奇异的光。他目光如炬,似深潭般的双眼里,匿着无限的生机与活力,洋溢着非凡的热情,交织出他眼中的斑驳色彩,眼中燃烧着光亮,如他胸前那颗徽章一样璀璨。不久后,父亲从县里被调到市里工作了,一走,就是三年。

  我九岁生日时,父亲却突然托人寄回了一盆蒲公英。

  它是如此娇嫩,没有一朵花苞,只有嫩绿鹅黄单薄的叶,却在秋风中生机着。我盼望着父亲的归来,然而他终究没有。有一天,他突然寄回一封信,里面有一张他的照片。他瘦了,不变的仍是那一身正装,原本胖乎乎的脸庞也变得黝黑消瘦。他嘴角噙着笑,露出深陷的酒窝。信中写着:“柒陆,爸爸不能回来陪你过生日,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爸爸很想你。”

  光阴荏苒,我们都在各自的轨道上不停前进。父亲送的蒲公英我仔细地养着,常常盯着那盆蒲公英发呆,也总想起父亲的笑。随着时光的流逝,我逐渐释怀,在如梭的光阴里学着谅解。时常,也会从邻居或老师口中听到父亲的事迹,父亲尽职尽责,做着他想做的事,完成着他的理想和使命。

  一年又一年,父亲送的蒲公英开了,又谢了,我在那花开花落中等待着父亲。终于,在我上大学那年,父亲回来了。我连夜赶回来,终于在医院里,见到了他一面。父亲身上覆着白布,只露出脸来,他嘴角仍是那浅浅的笑,安详地闭着眼,身上仍穿着那套深色警服。父亲的一个同事走过来递给我个白色的袋子:“这是你父亲的日记,我想应该给你,还有那枚徽章。”我翻开父亲的日记,当看到最后一页:“柒陆,7月6日,中国人民警察日,孩子,是你让我有了去追逐梦想的勇气。”我的泪再也忍不住,像断了链的珠子一颗颗掉落……

  蒲公英又开了,白色的蒲公英,风一吹,漫天的缤纷与绚烂,不染一丝尘埃的飘向远方,让我想起来那些事,那个人。

  父亲啊,其实我已不再介怀,我明白,当你踏入人民警察这个行业的同时,你就早已不再仅仅是我的父亲,我母亲的丈夫,你还成了人民的儿子。

编辑:向真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