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投稿  |   旧版  |   返回首页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大学·小小说】《回家》

发表时间:2018-11-22 14:49:00    来源:四川文明网

四川省第二届“我和警察蜀黍的故事”主题征文

《回家》

西昌学院 阿里五支木

  冬季刺骨的寒风,好似一个醉汉,在小镇的大街小巷丝毫不讲情面地游荡着,时而放开喉咙狂怒地咆哮,像魔鬼在舞;时而疲惫地喘着粗气,像醉鬼的呼噜在憨响……

  我起身,披上外衣。客房里,我抽了一根又一根烟。每长吸一口,烟头的火星便点亮着墙上挂着的孩子们“三好学生”奖状;每长吐一口,烟雾便弥漫了小小的客房,此刻外面风声呼呼作响,我陷入了沉思……尽管我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尽管我知道我的妻儿孩子们会阻止我,但是我也知道这次的货量多,条件十分诱人,只要顺利完成“任务”,就能得到一大笔钱,所以,我出门,拦了一辆车,毅然决定出发前往目的地。

  渐渐地,黎明破晓,天际露出一丝血红。一路上时不时传来深巷里阵阵令人警惕的狗叫声,我丝毫不敢懈怠,紧紧握住藏在军大衣里的公文包,像守护生命一般。公路上,平日里那一排排笔挺的白杨在这个时候也像伤了元气的败兵,无精打采地弯下了腰。好冷,该死的天气,我默念道。天空渐渐吐白,我没合过一眼。车窗外,地白风色寒,雪花如大手。在前方不远处,道路密不透风,车辆成一片,无法行进。该死,怎么偏偏在这时候堵车!我暗暗骂道。于是我叫司机下去探探情况,在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出了什么岔子。“唉,真可怜,一老奶奶,孤家寡人,做点生意维持生计,现在又遇到这种事,这小偷到底安什么心,真是够心狠手辣的”司机一回来就不满地抱怨道。“发生了什么?”“有个老奶奶卖鞋垫的钱被小偷给抢了去,老奶奶赶忙去阻拦,却被小偷给推倒撞到柱子上,出血了,唉!”

  “哦,看来一时半会儿应该是走不了了,先生你要不要去先吃点东西?”也好,我也饿了,吃点东西,反正也快到了,我心想。于是我走进了路边的一家小面馆。

  “先生,你能帮我保管下我的东西吗?我想过去看看情况,很快就回来拿。”突然一年轻小伙拦住我说道。干净利落的一寸头,麦黄的健康肤色,眼眸深邃乌黑,浓密的眉,高挺的鼻,身着一件厚重的长外套,个子比我这个一米七八的黑大壮整整高出一个头儿,挺阳光。我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就莫名其妙的答应了。“哦……哦……好,好的!”小伙匆匆离开了。该死!这都什么事!我后悔了。当我吃完面,准备离开,发现小伙交给我的包里像是有东西在振动。起初我没管,但它连续振动了好几次,我打开包一看,里面有一件女士保暖毛衣,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放在下面的手机上显示着母亲大人来电,于是我准备出去找小伙。不远处又一次挤满了人群,看着人们惊恐的样子,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我拨开人群,走近一看,一男子手持尖刀,正架在一老人的脖子上,他双眼布满血丝,额头上青筋暴起,人群中那小伙正在安抚着男子,规劝他不要冲动。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只想把东西给交还给他,我暗自想着。这时候,突然小伙一个利落的动作就打落了男子手中的尖刀,慌乱之际,男子放开了老人,赶紧捡起了地上的尖刀,狠狠地笔直地刺进了小伙的腹部……所有人都惊呆了,随后尖叫着纷纷向四处逃开。不料男子双眸发紫,恶狠狠地拔出插在小伙腹部的尖刀,小伙脸色煞白,想张嘴却又无力开口,像想要极力表达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见他那洁白的牙齿瞬时被刺眼的血红染红,随即跪倒在地,倒在血泊中,而一双眼睛却似舍不得一般望向我手里拿着的——他的东西,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救护车来了,警车也来了,小伙被抬走了,小偷被带走了我手里的手机依然不停地震动着。我小心翼翼地拿出来,按下了接听键。“喂,胜子,我知道你工作认真,我和你爸啊,很为我们的警察儿子骄傲!当然呀,也知道你工作很忙,所以这才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你爸啊,一听你这周末要回来,高兴得不得了!你说我都这把老骨头了,不过生日没有关系的,你就别浪费钱买什么东西了。就是你爸硬要给我过,其实啊就是想你了,哈哈……”“妈,我……我会回去的……”我哽咽着,不知道为什么会冒充小伙,只知道我的心像被针扎了一般,揪成一团,想起小伙最后的目光,我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我眼前又浮现出倒在血泊中的面孔,我泣不成声,捂住嘴巴,想起了我年迈的母亲——甚至这个时候她都不知道他的儿子在做什么事,或许她也在等我回家看望她…… 

  “喂,你到底了没有,我的人已经在那里等你很久了!”“不好意思,我不来了!”“喂,喂……喂”我决然地按下了挂号键,淡然一笑,起身,提起小伙的东西,攥紧军大衣下藏着的那包货物——毒品。太阳已经升起,我抬头,张开手掌,指缝间透出美丽的五彩之光。于是大步轻盈地向某个地方走去。雪地里闪烁着晶莹的亮光,格外耀眼。我似乎预见了在冬雪下新生的绿菜带来的欣喜和希望,看见了我的孩子们在雪地里堆雪人开心地微笑,看见了我的老母亲在村口默默地守望,看见身穿警服的小伙在阳光下对我敬礼,灿烂地微笑……

  前方大大的“警察局”映入眼帘。

  “妈,我会回去,我会回家的!”我默念道。

编辑:施华琼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