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四川: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巴中 | 雅安 | 眉山 | 资阳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直播四川

“劳动者最美”专题报道:木质人生 匠心“老枪”

发表时间:2014-04-22 | 来源:四川文明网字体:[][][]  [打印][关闭]

老木匠“老枪”

  四川文明网成都讯(文/周林 图/蒋雨洹)幼时,最佩服的就是木匠,浑实的木料经过他们巧夺天工般的划、锯、钉、扣后,成了一个个漂亮的柜子、桌子、椅子、床,任何一块木头在他们手中都能找到春天。如今的城市里充斥着各种参差不齐的家具厂家,他们制造者华丽的现代家具,占领着几乎所有市场。但如果你愿细心寻找,在都市楼宇间,仍能看到那些提着自家工具,用自家传统手艺和家具厂“竞争”的老木匠。

从农村到城市,“老枪”正在用自己的双手完成一个又一个愿望

一些木匠专属的电器“老枪”使起来得心应手

  村里的“老枪”

  “老枪”本名魏华,今年四十三岁,四川营山人。“老枪”是一些好事者给他取的外号,久而久之熟悉他的人都叫他“老枪”。叫他“老枪”并非因为当过兵,而是因为“老枪”只有一只眼睛是正常的,他们说“老枪”如果去战场一定打得准。“老枪”并不在意这个带有贬义的外号,即便在别人刻意取笑他而叫他“老枪”的时候,他都报之以憨笑。

  “老枪”没上过几年学,年少时在乡里跟着老木匠跑场儿,那时候“老枪”除了帮着搬案台、拿刨子墨斗外,只能看着师傅干活儿,因为主人家不放心让徒弟做,更别说那时“老枪”才刚满14岁。

木尘飞扬,或许“老枪”也应该学城里人带个口罩

  1995年,“老枪”24岁,那时候他已经独自跑场儿5年多了,打工热潮席卷了“老枪”所在的和兴乡,“老枪”也跟着老一辈的人跑到了成都“混”。

  城里的“老枪”

  带“老枪”出来的同乡前辈是刷油漆的,一时找不到木活儿的“老枪”为了生计,只好跟着刷漆,可“老枪”的心里一直想做一个木匠。一个从农村而来,人生地不熟的打工者并不容易找到一份满意的活儿,刷了3年油漆后,“老枪”独自一人去了云南,这才重新开始了木匠生活。

  2001年,同乡在成都“混”的还不错,有一定的人脉,便叫“老枪”到成都继续做木匠活儿,说可以介绍活给他。考虑到云南离家实在太远,“老枪”又回到了成都,准备在成都的楼宇间串着场儿。

“老枪”说在城里做活儿比在农村轻松多了

“老枪”破旧的牛仔帽是他儿子的,已经戴了5年了

  城市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一些新工具的出现也改变了“老枪”的命运。“老枪”刚回到成都并没有立马接活儿,而是将传统的墨斗、刨子都收了起来,买来了电锯、电锤、空压机等新工具,并自己琢磨着如何使用。

  有了新工具,找“老枪”干活儿人越来越多。

  “他们大多是相互介绍的,因为我的活儿做得好”。“老枪”有点小得意。

  家里的“老枪”

  “老枪”有两个孩子,女儿23岁,儿子13岁,一家人在双流县租了个房子。“老枪”的女儿和一个本地人正在谈恋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我们家里虽然给不了女儿什么,但也不会给她带来负担,她以后能自己过好就行。”对于女儿,“老枪”想的很简单,这也可能是传统思想作祟,又或者是“老枪”给不了女儿太多物质上的东西。

楼宇间的“老枪”

  “老枪”的儿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每年都要去广东看一次病,这也是“老枪”最大的心病。“老枪”告诉我们,这些年为了给孩子看病花了不少钱,要不然也不会在成都干了二十年还买不了房子。

  “生在我们家,是娃儿的不幸,我没能力让他享受更好的医疗条件,但我却可以让他过的很快乐,当然我也希望他的病能治好。”13年的时间早已让“老枪”不再是一说到儿子就满面愁容。他告诉我们,虽然儿子的病没有完全治好,但目前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

  “老枪”的老婆除了在家做饭、打扫卫生、照顾上学的儿子外,还在附近的鞋厂做着兼职,每个月能赚上千元。“老婆跟着自己从农村出来,也没过啥好日子,觉得还是特别亏欠她。” “老枪”说。

  “老枪”有很多愿望,他想儿子健康、想买套房子、还想在女儿结婚时亲手做一套家具。虽然“老枪”用一个月几千块的收入在艰难的维持了整个家,但他觉得自己是快乐的,因为他能够看到在城市里生活的希望。

责任编辑:杨均

图说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