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四川: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巴中 | 雅安 | 眉山 | 资阳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直播四川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八:珙石雕中的纯与德

发表时间:2015-01-15 | 来源:四川文明网字体:[][][]  [打印][关闭]

  张仁信老人是有着千年历史的珙石雕的传承人。

  在雕刻珙石的过程中,张仁信的夫人廖庭芳一直在旁谈琴歌唱,陪伴丈夫完成手中的鬼斧神工。

  张仁信就这样在夫人的陪伴下安静的完成一个又一个的作品。

  四川文明网宜宾讯(文\周林 图\蒋雨洹)珙石又名“墨玉”,是四川宜宾珙县独有的地方特产。珙石属于海相沉积岩中的变质岩,常夹生在有石灰岩的泥土中,大都分布于珙县洛浦河流域。其色黑泽明亮,质纯而细润,硬度较软,用手触摸有冰凉之感,属于一种藏量不多的稀有玉石,是制砚、制印和雕刻工艺品的绝佳材料。因其诞生的珙石雕刻,也是珙县地区的一种独特的手工技艺,目前被列入了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

  2015年1月7日,本网记者在珙县珙泉镇见到了珙石雕的传承人张仁信老人。在张仁信老人的工作室“横茅地”中,我们追寻了珙石雕的前世今生,也看到了张仁信通过珙石雕提炼出人生的纯与德。(点击查看高清大图

  饱经沧桑,在石雕中练就坚忍不拔

 

  张仁信师从“珙墨玉”传人蹇少青,在珙县有一个自己的珙石雕工作室“横茅地”。

  记者来到张仁信的工作室时,张仁信和他的妻子都在。在工作室的门楣上悬着一块旧木匾,上书“横茅地”三字,张仁信戴着老花镜,穿着白灰色格子羽绒服,坐在仅十余平方的工作室中细心雕刻着手中的墨玉砚台,工作室的另一个角落则是张仁信的夫人廖庭芳,她背对门口,双手轻快地弹着电子琴,眼睛注视着一张歌单,边弹边唱。在这方和谐静谧且简陋的工作室中,谁也看不出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老人曾多次在北京参展获奖,其作品多次被四川各艺术馆、博物馆收藏。

  张仁信出生于珙县王家镇街村。从小受当地石雕艺人李如心的传奇故事影响,拜师民间微雕艺人吴文彬,从事“珙墨玉”的开采和设计雕刻工作,1958年正式成为“珙墨玉”传人蹇少青老人的传人,从此走上了与“珙墨玉”终生为伴的艺术之路。他的作品先后参加了县、省、全国的展出,并且多次获奖,得到有关方面领导和专家的颇多好评,在市、县举办过“墨玉雕刻培训班”。他自己亲手雕刻的《青松笔筒》、《翠竹盆景》、《九九归一》、《皇家香炉》、《九龙出海》、《十八罗汉》等作品惟妙惟肖,形神兼备。

  艺术的路从来就是坎坷不平的,也许还是落寞穷困的。十多年前,由于生活所迫,张仁信曾远走他乡,到过云南、重庆等地方,成为了“外漂 ”一族。尽管在外地漂泊的十多年,但张仁信也没有停止对“珙墨玉”的研究和雕刻。对于一个文化人来说文化就是他的生命,对于一个艺人来说,艺术就是他的生命。

  2012年,珙县县委、县政府作出了《建设文化名县》的决定,决定把“珙玉”(珙墨玉的简称)作为珙县的文化名片之一。张仁信说:“我雕了一辈子的珙墨玉,是墨玉让我更加懂得了人生,也是墨玉让我一生穷困潦倒,现在政府把墨玉作为珙县的文化品牌之一,我决心把我平生所学全部贡献出来,让珙县独有的这一文化品牌焕发出新的光辉”。

  历史悠久,最早可寻至汉代

  张仁信是目前珙石雕这门技艺极少数传人中的一员。张仁信告诉我们,珙石雕技艺,有据可查的传承时间,也是屈指可数。从他这一辈往上推,只能倒推到一两百年。“珙石雕近年常常出现在一些被挖掘出的古墓中,其中最早的是一个汉墓群。”张仁信老人说,虽然不知道珙石雕技艺最早是由谁开创的,也不知道其在历史长河中经历了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珙石雕在珙县当地至少流传了数千年。

 

  珙石雕技艺十分复杂,第一步便是选料,必须要最正宗的珙石才行。

  拿到一块石头,张仁信便会根据这石头的天生形状去设计画稿。

  张仁信老人说,珙石雕和其他石雕工艺虽然表面同出一辙,但是在制作过程中还是有许多的门道。“第一步是采石。珙石的形成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和特定的环境。珙石在珙县乡间常见,一般呈灰黑、墨黑以及漆黑等色泽。捡起一块珙石,以小刀轻刮,石面油亮光滑且材质偏软的就是上品”。第二步工序泡洗则是用来除去珙石上的污渍和观察截面有无杂质。每一块珙石的天然造型都不同,泡洗后还要经过相石的步奏,根据石头的原型特点展开构思,因材施艺,依色取俏,形成奔放大气、细腻精巧、形神兼备的独特风格。以上种种完成后才能开始雕刻。“珙石雕从制作上分为浅浮雕、深浮雕、圆雕等,其中圆雕的难度最大。雕刻制作流程分为开坯、粗雕、细刻,先用机器打好毛胚,再以手工精雕细琢”。张仁信一边介绍,一边为我们演示部分雕刻手法。

 

  珙石雕需要十几个工序,二十几种工具,以及漫长的时间才能完成。

  雕刻完成后的珙石雕还需经过抛光润色,用细软的绸布反复打磨,使其表面光泽润滑。“这是一个需要耐心的过程,也是一个让珙石雕韬光养晦的过程”。张仁信说,珙石本身色泽极纯,抛光润色会让其更有光泽,更显出整体的通透。“我搞了一辈子珙石雕,其实人和珙石雕也是一样的,在经过繁杂社会的不断雕刻后,只要你不停地打磨自己,仍然可以保持本身的纯正”。

  技艺可传,良材难寻

  张仁信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徒弟分别继承了他的雕刻技术,两人均在西双版纳从事雕刻工作。带领我们寻找张仁信老人的珙县文广局吕老师悄悄告诉记者:“其实现在张老师的儿子张勇在技术上已经不比张老师差了”。

 

  如今的张仁信已经有了珙石雕技艺的传承人,可他却依旧为珙石雕的发展担忧不已。

  技艺得到传承,按理来说应该高兴才对,可当记者和张仁信谈起这方面的内容时,他却长叹一口气。张仁信给记者看了他身后一块块巴掌大的雕刻原石。“这些石头都是近段时间我收购来的,没有一块大一点的。没有更大的石头就意味着珙石雕没有更多更大的造型,这也就束缚了珙石雕的发展”。张仁信介绍,近年来他常常通过当地村民收集珙石,但体积大、质量上乘的珙石越来越少。珙石一般出现在有煤矿的地方,其演变形成需要数万年的时间,他见过的最大的珙石有数十斤重,最小的直径只有10-20公分。因其大小不一,形态各异,才能雕刻出丰富多变的造型。如今发现的珙石中很难得见到大块的原料,因此珙石雕如今出现了技艺传了下去,可却难觅优质雕刻材料的局面,也难怪张老对珙石雕的前途充满了担忧。

  在张仁信的工作室里摆放着一件巨大的根雕,这是其子张勇的作品。在几年前,由于原材料限制,张勇不得不转向根雕艺术,寻求更大的发展。“也许有一天珙石雕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但是它外柔内刚、通体纯正的品质依然会引导一代又一代人的前进”张仁信如是说。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一:守望皮影——王氏兄弟的艰辛传承路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二:皮影“演”进幼儿园 探索传承新路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三:既当艺人又当导演 大学生拍皮影动画传承非遗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四:非遗进校园 成都青少年秀“针尖上的舞蹈”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五:传承千年非遗技艺 六旬夫妇演绎“漆”彩人生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六:守护千年非遗技艺 创新让“银花丝”传世绽放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七:种在画板上的粮食 潘德贵和他的“粮艺”传承路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八:陈氏家族九代传承 为绵竹年画画出一个未来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九:土之艺术 火之结晶 何平扬40载眷恋让邛窑重生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素手紧握蜀绣针 "绣"中乾坤传世人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一:油纸伞--中国民间伞艺的活化石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二:罗城双绝——麒麟灯舞兆瑞年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三:罗城双绝——铁山武术扬天下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四:叶脉画——叶上生花的民间美术奇葩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五:成都糖画——年轻人的甜看头 老年人的远盼头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六:刘嘉峰六十余年的“竹编人生”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七:德阳潮扇唯一传承人 独守四川一绝

责任编辑:雷佳

图说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