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四川: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巴中 | 雅安 | 眉山 | 资阳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直播四川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九:成都“面人熊”和他的“面娃娃”

发表时间:2015-04-20 | 来源:四川文明网字体:[][][]  [打印][关闭]

  要捏好面人除了手上功夫,细心也非常重要。

  熊家全告诉记者,各种经典形象是面人师傅们最喜欢创作的对象。

  四川文明网成都讯(谢严东)面人也称面塑,是一种制作简单但艺术性很高的民间工艺品。中国的面塑艺术早在汉代就已有文字记载,是我国世代相传的一门民间艺术。

  因地域不同,各地面人的捏制风格也有所不同,黄河流域古朴、粗犷、豪放,长江流域却是细致、优美、精巧。清朝晚期至民国中期,成都也出现了一批具有代表性的著名面塑艺人,风花雪(艺名)、表面文明(艺名)、雷跃山等,这些来自草根的艺人们挑担提盒,走乡串镇,给那时的人们带去了不少欢乐。

  但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这种源自民间工艺人谋生的技艺,正在逐渐消亡。如今在成都,我们已经很难看面塑艺人摆摊谋生的身影,面塑技艺也能只在庙会上,或在成都少数的公园和景点里,依稀可见。

  2010年成都面人被列入了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成都有个“面人熊” 家传手艺单脉相传

  50岁的熊家全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本地人,也是成都著名的面塑艺人,一直坚持做成都本土的“面娃娃”,人送雅号“面人熊”。经他手捏出的面人虽颜色鲜亮但绝不艳丽逼人,在通风的环境中五六年也不会褪色。

  第一次见熊家全时,他正在一所小学给孩子们上面塑课,他告诉记者:“我早就不在外面摆摊了,现在更多的时间都在学校给孩子们上课。我希望把我所学全都交给孩子们,通过自己能把面塑这门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

  除了颜色各异的面团,面人的制作工具也是多种多样。

  熊家全师傅向记者展示他珍藏的一组以成都茶馆为创作灵感的面人形象。

  据熊家全回忆,1973年,年仅8岁的他开始跟随当时的面塑艺人“风花雪”的弟子谢德芳先生学艺。谢德芳不是外人,正是熊家全的姐夫,熊家全说:“是姐夫谢德芳把我领进了门,我的面塑技艺应该算是家传的。”

  熊家全从记事之日起,就有看着姐夫谢德芳捏面人的记忆。家庭环境的熏陶,从小的耳濡目染激发了熊家全最初制作面人的兴趣。11岁时,熊家全捏的面人已经可以在集市上卖钱了,每周他都会带着自己做的面人到成都的南郊公园、文化公园、杜甫草堂等景点售卖以补贴家用。在他的记忆中,“那段风餐露宿的生活虽然很辛苦,但看到自己的作品能得到认可也让我感到一丝快意。”

  1980年,熊家全初中毕业考中专失败, 次年再考再失败,于是他转念开始在成都各个集市摆摊捏面人售卖。面塑也成了熊家全谋生的技艺。

  2010年,成都面人被列入了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熊家全成了这门技艺的省级法定传承人。熊家全说:“其实以前和我一起学面塑的还有其他人,但是面塑不仅要求对这个手艺有热爱,有天赋,还要求要坐得住,把简单的技艺做到精致。最后,我们这些人中,只有我坚持下来了。这门家传手艺也算是单脉相传了。”

  从最初对面塑到好奇,到后来靠面塑谋生,再到如今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熊家全至今50多年的生活经历,“面娃娃”就占据了40多年。熊家全说,这份不解之缘还将在他今后的生活中继续下去。

  小面人里有大文化

  从事面塑技艺四十多年来,熊家全家里珍藏了不少自己的面塑作品。“有时它们就像是我的老朋友一样。”熊家全拿出自己珍藏的作品向记者一一展示,从面团的制作、上色到制作工具的选取,熊师傅开始滔滔不绝地向记者讲起了他和面人之间说不完的故事。

  “就制作工艺而言,用于捏面人用的面团需要充分考虑其在可塑性、防腐性等方面的要求。”熊家全介绍,在制作面娃娃时,首先要精选上等面粉,按一定比例加入糯米粉、色素、盐、蜂蜜、热水等,不断搅拌均匀后揉制成团。然后将制好的生面团上锅蒸煮直至变熟后冷却,再将熟面团反复揉搓,使其颜色均匀,达到一定的柔韧度。塑形的技巧包括了:用手捏、搓、揉、掀,用小竹刀灵巧地点、切、刻、划、等。面人的制作工也是具多达十多种,但都随手可得,如剪刀、木梳、滚签、润滑油等。

  熊家全创作的面人颜色鲜亮、生动形象、栩栩如生。

  熊家全正给自己制作的面人完成最后的修饰与补充。

  熊家全说,制作一个优质的面娃娃,不仅要懂得制作方法,还要赋予面娃娃“活起来”的文明内涵。比起面人的外形,熊家全更在乎自己作品所包含的文化内涵。“捏面人的技术再娴熟,面人外形做得再像,但不晓得人物出处,说不出面人背后的文化内涵,那这些东西就称不上艺术品,师傅也充其量算个手艺人而已。”

  熊家全说面人的制作很细腻,了解面人形象背后的文化内涵,能让面人看起来更鲜活。“比如,你捏一个刘备的面人,你不仅要有想象刘备的样貌,还要了解刘备的性格、生活的年代,发生在他身边的故事,只有这样,制作出来的这个静态人物才可能鲜活。”

  熊家全说,让面人“活起来”,不仅要求制作者拥有丰富的想象、不断的革新的创造力,还需要制作者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等。熊家全说:“我们以前的生活学习条件不好,我的一些灵感和历史知识主要来自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经典连环画,如《三英战吕布》、《凤仪亭》、《三国演义》等。现在的孩子们学习面塑优势会更大一点,他们所学的历史文化知识会比我们更多更丰富,用于面塑也能让面娃娃更鲜活。”

  走出国门 “成都面塑”获赞赏盼传承

  和面塑打交道的这些年,熊家全最骄傲的事就是把成都的面塑技艺带到了国外并获得赞赏。

  2015年春节前夕,文化部组织一批来自全国的民间艺人远赴非洲进行文化慰问演出,熊家全作为成都著名的面塑艺人应邀参加。他坦言,一开始自己并没有想到这门技艺能这么受欢迎,获得这么高的评价。

  对熊家全来说,面塑技艺的传承是现在他心里最重要,也是最关心的事。“如今,随着现代科技文明的不断更新进步,成都民间面塑因为工艺复杂,经济效益相对较低等因素逐渐萧条下来,目前潜心从事民间面塑的艺人越来越少了。”熊家全表示,这种现象也算正常,因为过去的艺人们走南闯北、风餐露宿,靠着这门手艺还能谋生,现在已经不太现实。

  在熊家全看来,自己捏出的面人背后所包含的文化内涵比面人本身更重要。

  熊师傅近年来经常走进校园为孩子们指导和讲授面人的制作,他希望以这种方式让更多的人了解面人这门民间技艺。

  令人欣慰的是,“面人熊”的手艺已经找到了传承人,也是他目前唯一的传人,是师傅谢德芳的亲孙子,名叫秋枫。秋枫13岁起就跟着熊师傅学手艺,目前正在上中学。熊家全告诉记者:“现在社会不一样了,秋枫将来肯定不会以此为生,但我的手艺有人给传承下去也算是幸运了。”

  除了秋风这个“关门弟子”外,熊家全还有上万个“亲传弟子”。为了让面塑技艺在民间传承下去,熊家全每周都会去成都市里的一些小学,给孩子们上面塑课,据他讲,已有超过上万学生上过他的课。他告诉记者:“我不期盼在这些娃娃中能教出几个学生,只是希望孩子们能通过我的课享受到面塑这门民间技艺带去的快乐,从而主动地去了解这门技艺,让这门技艺不至于在几十年后没人记得,这就足够了。”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一:守望皮影——王氏兄弟的艰辛传承路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二:皮影“演”进幼儿园 探索传承新路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三:既当艺人又当导演 大学生拍皮影动画传承非遗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四:非遗进校园 成都青少年秀“针尖上的舞蹈”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五:传承千年非遗技艺 六旬夫妇演绎“漆”彩人生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六:守护千年非遗技艺 创新让“银花丝”传世绽放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七:种在画板上的粮食 潘德贵和他的“粮艺”传承路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八:陈氏家族九代传承 为绵竹年画画出一个未来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九:土之艺术 火之结晶 何平扬40载眷恋让邛窑重生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素手紧握蜀绣针 "绣"中乾坤传世人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一:油纸伞--中国民间伞艺的活化石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二:罗城双绝——麒麟灯舞兆瑞年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三:罗城双绝——铁山武术扬天下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四:叶脉画——叶上生花的民间美术奇葩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五:成都糖画——年轻人的甜看头 老年人的远盼头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六:刘嘉峰六十余年的“竹编人生”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七:德阳潮扇唯一传承人 独守四川一绝

  大美四川系列报道之十八:珙石雕中的纯与德

责任编辑:雷佳

图说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