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直播四川: 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巴中 | 雅安 | 眉山 | 资阳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聚焦

芦山人 坚强与感恩垒起新家园

发表时间:2015-04-17 09:33:00 | 来源:新华网四川频道字体:[][][]   [打印][关闭]

  上图:在四川省雅安市天全县新华乡落改村,16岁的谭定茹站在主体工程完工的落改新村聚居点前(2015年3月16日摄);

  下图:在四川省雅安市天全县新华乡落改村,14岁的谭定茹坐在临时搭建的棚子里(2013年4月21日摄)。 新华社发(李家鑫摄)

  上图:在四川省芦山县太平镇胜利村,44岁的王明波坐在加固后的祖屋前(2015年4月12日摄)

  下图:在四川省芦山县太平镇胜利村,王明波坐在垮塌的房屋前(2013年4月21日摄)。本网记者江宏景摄

  2013年4月20日8时2分,大地的伤口在芦山剧烈撕开,196条生命逝去,大片的房屋倒塌……

  2013年7月20日,“4·20”芦山强烈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全面启动。

  两年过去,凤凰涅槃,血泪中站起了新芦山。在灾难面前的坚强乐观,对些许生活改善的知足,对点滴支援帮助的感恩,一个个感人的守望相助故事,朴实得像重建工地上的一砖一瓦,而正是它们,垒成了芦山新家园。

  老胡:屋顶上拼搭“LOVE”表达感恩

胡惠武(前)一家老小在背砖块(2014年5月18日摄)。新华社发(胡惠乐摄)

芦山县飞仙关村乡亲在帮助胡慧武建新房(2014年4月1日摄)。新华社发(胡惠乐摄)

2015年4月12日航拍的胡惠武新居,屋顶上是“LOVE”“中国心”图案。(拼版照片 本网记者江宏景摄)

  一场春雨刚过,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气息,在雅安市芦山县飞仙关镇飞仙村上关组,一栋2层高的砖木小楼掩映在青山中,屋顶上的“LOVE”鲜艳醒目。

  这是村民胡惠武的新家。

  4月8日,我们从飞仙关镇出发,穿过一段蜿蜒古老的茶马古道,就到了老胡家。

  地震把老胡家的房子摇倒了。去年3月,胡惠武家开始准备在原址重建新房。但建房一开始,老胡就烦恼起来。老伴腿脚有残疾,干活不方便,房子离大马路远,建房需要的木头、红砖等建材得靠人背上来,要额外花一大笔钱。

  正在老胡犯难的时候,乡亲们纷纷伸出了援手。三个哥哥一人资助他一万元建房款;村民们帮着老胡把建房用的35000块红砖从马路上背到家门口来;原有地基窄,政府协调帮忙把老房子旁边的电线杆移开,挪出地基来建房……

  更让老胡感动的是,去年4月2日,160多个村民一齐来帮老胡家搭建新房框架。“一百多人一起喊着号子,齐心协力把房子木头框架搭起来,一搭二抽三推,一起使劲来一起干!很快,房子主体结构就搭起来了。”

  翻开当时的照片,老胡感激地说,“没有大家的帮忙,就没有今天的新家。”

  政府的帮扶、兄弟的扶持、邻里的守望相助……老胡都默默记在心里。“滴水之恩,涌泉来报。”老胡说,房子封顶时,他提出要在屋顶上表达感恩的想法,家人非常支持。读过大学的媳妇还建议,在屋顶拼凑英文单词“LOVE”,简单好辨认,远远地就能让大家看见。

  于是,一家人开始亲自进行“爱的封顶”——前屋顶用红砖一块块拼成英文单词“LOVE”,后屋顶拼成“中国心”的图样,蓝砖为底,红砖拼成,鲜艳醒目。

  如今,老胡一家5口人住在100多平方米的新家里,宽敞明亮,最近又添置了新家具。“好好干,把建房贷的6万元早点还了。”对于未来,老胡信心满满,“人只要勤快,什么都会有!”

  现在,老胡在附近工地上打工,一天能挣150元,妻子在家操持家务,日子过得很满意。

  离开的时候,老胡把我们送到门外,家门口有棵大棕树,正值花季,淡黄色花朵一簇簇。果实可吃,叶做蒲扇,实用又可亲。就像老胡这一家人,日子过得踏踏实实。

  “懂得了感恩,才学会了做人,感恩永远在人生路上。”胡惠武说。

  老杨:灾难面前不低头,挺直腰杆朝前走

 

地震后,杨绍先在书写抗震救灾标语。

  瘦小的个子,花白的头发,嗓门很大。第一次见杨绍先,是2013年7月,芦山灾后重建刚刚启动之时。

  老杨是芦山县凤凰村百家店组村民,年过花甲,右腿残疾,却闲不住。“村里事情多,能帮就尽量帮。”那时候,他每天都到村里建房工地上转悠,义务帮忙。施工方水泥搅拌得均不均匀,房梁正不正,工地上缺不缺水……他都要看,都要管。

  村里的孩子见了他,喊“杨老伯伯,来跟我们耍嘛”,老杨就风风火火地跑去追他们,跟孩子们玩成一团。

  地震后,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孩子们。那时候通讯不畅、没有交通工具,老杨就拖着自己的伤腿,到村里各家各户了解情况。当时,村里黄思怡小朋友被围墙砸伤右腿,老杨立即到处想办法,联系车辆,及时把黄思怡送到了县里的医院。

  “小黄,你腿好没好?不要跳那么高,小心以后像我一样哦。”看见如今活蹦乱跳的黄思怡,老杨总是要取笑她。

  彼时,老杨家的房子也刚刚开始重建。地震把他家房子震垮了,灾后重建启动后,政府补助近3万元,贷了5万元,加上积蓄,凑了10多万。“房子修起来就好了,一家人团团圆圆的,比什么都重要。”看着正在修建中的新村,老杨信心满满。

  2014年2月13日,春节前,我再到凤凰村时,村里已经大变样。一栋栋别墅般的小楼拔地而起,白墙灰瓦,古朴典雅。

  这次,正赶上为了庆祝春节前搬新家,村里人自己组织了个乡村联欢会,表演完大家一起吃坝坝宴。

  “乡亲父老们,今天我们欢聚在一起……”老杨操着浓厚的川普,正站在坝子中间念开场白,拿着话筒的手有点抖。底下有村民开始起哄,“老杨别怕!雄起!”他笑嘻嘻地瞪人家一眼。

  “不习惯啊,第一次当主持人,很紧张的。”节目间隙,我抽空跟他聊天。正说着村里的变化,他却突然打住了,“仔细看,下一个节目是我编排的。”老杨骄傲地说。

  这个节目是个小品,老杨把自己从地震、建房到如今搬进新家的事儿都写了进去,里面有一句台词很触动我,叫“灾难面前不低头,挺直腰杆朝前走”。

  当天表演得很尽兴,村里大妈们准备了广场舞,还有现场卡拉OK比赛,一直到下午2点左右才结束。老杨也很高兴,表演完了就拉着我到他家去参观。

  200平方米的两层小楼,水电气都有,刚刚添置了新家具,老杨喜滋滋地给我介绍每一间屋子的用途,“这间放孙子的东西,这间堆粮食和杂物,楼上两间是卧室……”

  这时,闲不住的老杨已经在村里合作社养了几十头猪,还准备把在外面打工的儿子媳妇都叫回来。“村里现在有产业了,不用大老远出去挣钱了。一家人勤快点,早些把贷款还了。”

  临走的时候,暮色四合,老杨一直把我们送到大马路上,不知他何时拿的苹果,硬是往我们手里一人塞了一个,“路上吃,解渴”。车开出一段后,我回头,老杨还在微笑着朝我们招手,背后的新村灯火通明。

  我想起他说的,“遇到天灾,吃了一些苦,但生活还能这么好,我很满足。”

  黄工:“不在村民家,就在去村民家的路上”

  刘国忠家楼梯还没有安装护栏,黄昌勇拿出随身携带的量尺比划给老刘看,老刘认同地点头。(本网记者董小红摄)

  跟随黄昌勇工作的一天,是2014年12月22日,四川冬季很冷的时候。

  我裹着棉衣还觉得冷风刺骨,黄昌勇却只穿了件夹克。“一会儿多走几户,你就不冷了。”

  早上8点刚过,我跟着他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挨家挨户查看建房的质量,用他的话讲,是“鸡蛋里挑骨头”。

  今年30岁的黄昌勇是雅安市住建局一名工程师,从事房屋质量监督10多年。灾后重建以来,黄昌勇负责1000多户村民自建房的质量监督和管理,基本上天天都在走村串户,给大家做技术指导。

  “责任很重,工作很琐碎,但是不能有一点马虎。”这是他对工作的理解。

  到达龙泉村村民刘国忠家,黄昌勇就仔细地“挑剔”起来。“栏杆要达到90公分,才有保护作用,不能太低了哦。”看到刘国忠家楼梯还没有安装护栏,黄昌勇拿出随身携带的量尺比划给老刘看,老刘认同地点头。

  隔壁刘国庆家正在给外墙抹灰,黄昌勇用手摸了摸,“水泥有点稀,还需要加些水泥,灰厚一点,这样才牢固。”刘国庆听后,立即又添了些水泥和起来。

  村里人给黄昌勇起了个简洁的外号,叫“黄工”。“就像工地上的包工头一样,天天来转悠。”黄昌勇笑着说。

  对这个简单实用的称呼,他打心眼里喜欢。

  一路上马不停蹄,从这一家到另一家,从一个村到另一个村。午饭也只能简单扒拉几口。用他的话说,“不是在村民家,就是在去村民家路上。”

  对黄昌勇来说,这样忙碌的“赶路”已经如家常便饭一样。

  “天天来,天天看,黄工对房子情况比我自己还熟悉。”刘国忠常这样夸他。

  我原本对建房一窍不通,但在那天同行中,他教会了我什么是钢混、框架、现浇……

  快临近傍晚,我们赶到村里一户人家时候,那家人刚好出去了。冷风呼啸,下着小雨,门口堆放着还未燃烧完的烤火堆。

  我俩围着火堆蹲下来,聊起家常。

  看似坚强干练的“黄工”对家庭还是有一份愧疚。“孩子还小,家里老人年纪大了,担子都落在妻子一个人身上。”说完,他盯着火苗,陷入沉思。

  “希望明年大家顺顺利利地搬进新家,我也能多一些时间照顾家里。”过了一会儿,他的脸上又恢复了笑容。

  “走吧,抓紧时间,去下一家。”他站起来,拍拍膝上的尘土,又是那个严肃的模样。

  老王:“农民出身,想尽力为农村做点实事”

 

生前的王加林在病床上。

  第一次听到王加林这个名字时,我正在他所管理的镇上采访。

  那是2013年8月,盛夏时节,日头很毒,在雨城区中里镇猕猴桃地里,中里镇镇长刘承祥正兴致勃勃地给我讲镇里灾后重建产业的前景。

  “这个猕猴桃种植是王书记千方百计促成的,不晓得他能不能看到这些树结果……”刚刚还妙语连珠的刘承祥停顿了一下,撇过头去,不看我们。

  后来我知道,他俩关系很好,一起共事多年,亲如兄弟。

  当时王加林已经在成都住院。地震后,王加林就发现身体不适,但作为乡镇党委书记,他选择带病坚持在一线。一直拖到6月才去医院检查,很快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

  当天下午,我去了王加林家。从市区一个菜市场拐进去,一栋有点旧的楼,没有电梯。进了家门,王加林的母亲和妹妹在家,妹妹很是憔悴,眼睛红红的。我坐在客厅沙发上,不知道怎么开口。

  老母亲过来找我聊天,她一点也不知道儿子的情况。家人骗她儿子去成都出差了。

  我看着妹妹,她示意我别说漏嘴。我心虚地跟老母亲拉家常,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老母亲有点累了,回房休息。

  妹妹把我拉到她房里。“大哥如果走了,我真不知道怎么办……”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此后我看到王加林照片时,常常会想起这句话。当时48岁的王加林正值盛年,是这个家庭的顶梁柱。他本来可以不那么“拼”,但他经常对家人说的却是,“我是农民出身,想尽力为农村做点实事。”

  第二天,我回到成都,提前给王加林打了电话,说想去看他。电话里,他说,这次化疗后状态不是很好,感冒了,提醒我戴个口罩。

  当天下午,我见到了病床上的王加林。与之前看到的工作照差别很大,工作照里的他高大威猛,略微有点胖,但病床上的他眼窝深陷,脸色蜡黄,手臂上大大小小的针眼,人已经瘦得不成样子。

  但他精神还很好,主动问了我去镇上采访的情况,还补充了一些镇里产业发展的规划,说得很详细,对一些数据,不时打电话回镇里核实。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妻子彭志莲在旁边轻轻提醒他注意休息。我起身准备离开,他跟我道别,“以后有空多去转转,将来中里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我让他好好保重,他露出爽朗的笑容,“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回去了。”

  此后,我又多次往返中里镇采访。3个月后的11月7日,一则新闻弹现在我的手机屏幕——雅安市中里镇党委书记王加林去世。新闻页面上,是他那张微胖的工作照。

  那段时间,地方媒体缅怀他的文章,引用最多的是王加林在地震时说的一句话“我不冲在前面,谁会跟在后面?”

  这句话,在病床上见到他那次,他还挂在嘴边。(记者 董小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