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文物里的年俗

2024-02-23 14:27:00 来源:四川日报

分享到手机

绵竹年画博物馆收藏的清代年画《双扬鞭》。

芙蓉花瓣金碗。

龙纹夹层银杯。

庖厨陶俑。刘小龙 摄

成都博物馆藏陶俳优俑。

  过年吃饺子、正月初五迎财神……春节,数千年来留下了诸多传统习俗,也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和向往。四川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可移动文物多达上百万件/套,其中不少文物与“年味”有关,讲述着悠久的传统习俗、春节喜乐,也见证着川人曾经的生活风貌和精神状态。

  三国时 川人吃上了饺子

  “吃饺子啰!”每年的央视春晚,全国观众都能从演员的吆喝声里感受到北方人过春节吃饺子的仪式感。中国人何时发明了饺子这种食物?史料已不可考。不过,四川博物院收藏的一件庖厨陶俑,却能证明早在三国时期,川人已经吃上了饺子。

  这件庖厨陶俑是三国时期的墓葬品。陶俑面带微笑,身前几案上面摆满各种食材。只见他左手扶压鱼上,右手作剖鱼状。案板上的食材还包括了猪头、羊头等。羊头旁边是一个饺子的形状,外观与现在的饺子几乎如出一辙。

  过年除了吃吃喝喝,宴饮娱乐也少不了。四川出土的汉代陶俑和画像砖上,刻画了诸多宴饮、百戏的娱乐场面。

  成都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东汉陶俳优俑,表现了俳优执鼓表演的一刹那,其夸张的面部表情和体态,令人捧腹,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和这件陶俑相似的说唱俑,如今已是国家博物馆的明星文物之一。

  成博陶俳优俑的珍贵,不只是人物造型的栩栩如生,更在于它们还是了解汉代四川的缩影。汉朝初年,经济濒临崩溃。汉初统治阶级吸取秦王朝迅速灭亡的历史教训,以发展社会经济为指针,重农抑商,削减商贾大户的经济实力,减轻农民租税。到了汉文帝时,即更进一步提倡节俭,提倡农耕,出现了著名的“文景之治”。汉代俳优就是在繁荣的经济基础上产生和兴盛起来的。由于国力的强盛,贵族王侯们蜕变侈奢、纵情享乐,死后也要把生前的享乐一并带入地下。这件俳优俑,便是东汉时期发达的说唱艺术的见证。

  四川博物院的一件宴乐画像砖,则刻画了一个节日宴会场面:有人操琴拨弦,有人引吭高歌,有人长袖起舞,有人击鼓伴奏。画面中间还有盂、杯、勺等饮用器皿,好一个宾客尽欢的场面。宜宾市博物院收藏的乐舞百戏陶俑,同样反映了汉代社会生活的日益富足。碰上达官贵胄宴饮时,乐舞百戏齐来助兴——有人抚琴、有人高歌、有人跳舞,造型栩栩如生,是汉代先民娱乐生活的生动写照。乐山地区近几十年来同样出土了大量陶舞俑,其中一件汉代舞俑头戴卷云冠,身着宽袍大袖,面带微笑,造型上潇洒飘逸、云舒袖舞、轻盈曼妙。舞者颈上的装饰品以及衣裙上的荷叶边,精美雅致,历经千年沧桑依然清晰可见,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是俳优俑,还是庖厨俑,四川地区出土汉代陶俑有一个区别于其它地区的特点,那便是几乎全部面带笑容。学术界认为,李冰修筑都江堰之后,成都平原水旱从人,不知饥馑,食无荒年,谓之“天府”。从此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也因此发自内心地微笑。微笑的陶俑,也成为四川人乐观、开朗性格的最佳证明。

  国宝级“摇钱树” 藏身绵阳

  “正月初五迎财神”,这个由来已久的习俗反映了老百姓对富足生活的向往。在古代民间,人们也曾打造了各种精美的艺术品来寄托这一美好愿望,摇钱树便是其中一种。

  摇钱树,是东汉至三国时期四川地区创造的一种特色明器。它不仅造型无比优美,更浓缩了生活富足、吉利辟邪等诸多祈愿。据统计,全国迄今出土的汉代摇钱树有上百株,其中四川出土的就占了一半左右。而绵阳市博物馆收藏的一株东汉摇钱树,通高201厘米,是目前国内现存体型最高大、保存最完整的一株摇钱树,也是国家文物局公布的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的文物之一,堪称国宝级文物。

  这株摇钱树1990年出土于绵阳何家山2号东汉崖墓,由红陶树座、青铜树干和枝叶等共29个部件衔接扣挂而成。树座下层有五马浮雕,上层为圆雕雄狮,狮背立筒形圆柱,以插钱树。树冠分七层,装饰了西王母、玉璧、铜钱、龙首、朱雀、仙人瑞兽等诸多图案。整体看上去高大挺拔,富贵典雅。

  绵阳市博物馆副馆长都云昆介绍,摇钱树在民间又有福寿树的说法。因为无论是树座还是树枝,刻画的多为凤鸟、西王母、龙和羽人等寓意吉祥的人物和形象。之所以被称为“摇钱树”,是因为抗日战争时期,考古学者冯汉骥注意到这种器物,根据树叶上各式各样的钱币图像,联系到民间摇钱树的传说,最终以其命名。作为一种随葬用品,摇钱树丰富的图像元素蕴含着多层内涵,既包括升天成仙、原始树崇拜的神仙思想,又涵盖祈求富贵吉祥、丰产社祭的世俗观念。再加上枝叶上挂满铜钱和其他象征吉利、辟邪的饰物,摇动似有万贯铜钱掉落般哗哗作响,因此称为“摇钱树”。

  值得一提的是,摇钱树仅见于汉魏墓葬中,存世短短200余年便销声匿迹。都云昆介绍,学术界对此有三种猜测。首先是汉末三国时期,西南地区沦于战火,失去了往日的富庶,经济下滑是摇钱树这种奢华的随葬品消亡的最主要原因。其次是魏晋时期一改汉代厚葬之风,实行薄葬,随葬品简化,墓葬中自然会缺少摇钱树这样贵重的随葬品。此外西晋时期四川人口结构变化,几十万氐羌入蜀,又有大量蜀人被驱赶到中原,本土文化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最终这种寄托美好祈愿的摇钱树消失于历史之中。

  没有了摇钱树,古人还有“金饭碗”等更多载体表达祈愿。

  四川博物院收藏的宋代芙蓉花瓣金碗,制作精细、纹饰精美,似一朵盛开的芙蓉花。其朴质无华、典雅自然的器型特点与宋人追求简约、崇尚淡雅的审美情趣相契合。但是,它又是主人财富的象征,堪称优雅地满足了古人对物质和精神的双重需求。而彭州市博物馆收藏的龙纹夹层银杯,造型精美、纹饰生动,其夹层技法是宋代金银器制作的新工艺,以此技法制成的器物不仅具有隔热的功用,还使器物显得更加厚重,成为物主审美和财富的象征。

  文物折射丰富年俗 寄托美好祝愿

  在四川,很多文物还和传统年俗息息相关。

  正月初七,女娲造人的日子,俗称“人日”。在成都,人日最有名的年俗便是“人日游草堂”。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著名的人日对联,便讲述了人日背后的故事。

  据介绍,公元761年,时任蜀州刺史的高适在“人日”当天题诗《人日寄杜二拾遗》寄赠杜甫,以表思念。一片肺腑相知的挚言,给杜甫带来极大安慰。到了晚年杜甫流寓湘江一带,已至生命尽头时,他翻出了当年高适寄来的人日诗,睹物思人,直言“泪洒行间,读终篇末”,于是作《追酬故高蜀州人日见寄》一诗以寄哀思。二人真挚的友情令人感动,在正月初七那天的酬唱故事也传为一段佳话,为“人日”平添了几分风雅情怀。时隔近千年以后,四川学政何绍基因杜甫、高适“人日”唱和典故,便特地于“人日”来到草堂祭拜“诗圣”杜甫,题就“锦水春风公占却,草堂人日我归来”一联。此联一出,文人墨客竞相效仿,以至于每年群贤少长,齐聚草堂,吟诗作对,凭吊“诗圣”,“人日游草堂”的风俗也就此流传。

  正月初三烧门神纸是中国很多地方的春节习俗。说到门神,绕不开的一定是年画。在四川,绵竹年画早已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绵竹年画里的门神,形象众多、造型各异、文臣武将俱全、寓意丰富。他们通常由各路民间英雄充当,以起到护宅驱邪的作用。绵竹年画博物馆收藏的清代年画《双扬鞭》,便形象地刻画了秦琼、尉迟恭手执鞭锏的门神形象。迄今为止,当地不少百姓还有贴门神以求平安的风俗。

  文物里折射年俗,也浓缩着人们对生活的热爱。记者了解到,在四川现有文物中,至少有两件文物表达着龙凤呈祥的美好寓意。天府大道北延线广汉联合遗址出土的龙凤纹陶盘距今约3200年,陶盖顶部中央,一只有羽冠的鸟昂首而立。盖顶的边缘,清晰可见一条游龙盘旋在鸟的周围,嘴里似乎喷出一道火焰,整体造型动感十足。到了东汉年间,一个名叫李宜的人在他的私印上铸造了方形圆环螭龙凤鸟钮。这件文物现保存于雅安市博物馆,可以看到印钮上是环状曲螭龙纹,龙身饰满鳞甲,上部蹲着一只凤鸟。秦末儒生孔鲋在《孔丛子·记问》中写道:“天子布德,将致太平,则麟凤龟龙先为之呈祥。”后以“龙凤呈祥”作为富贵吉祥的征兆。一旦它们出现,就预示着将有好事发生。这件来自汉代的印章虽然无法确知李宜为何人,但铜印上的螭龙凤鸟,无疑寄托了印章主人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期许。(记者 吴晓铃)

编辑:杨均

文明四川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手机浏览及分享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信息曝料稿件报送
四川文明网版权所有蜀ICP备19005180号-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