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四川

22座川渝宋元山城遗址 离世界遗产有多远?

2024-01-19 14:58:00 来源:四川日报

分享到手机

金堂云顶城。金堂县文化体育和旅游局供图

神臂城遗址。记者 向宇 摄

  2023年12月21日,川渝宋元山城遗址保护利用联盟在金堂成立。川渝20余座宋元山城遗址将以联盟为平台加强协作交流,高质量推动遗址保护利用。其中一个重要举措便是携手以川渝宋元山城防御体系的名义,向国家文物局申请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争取早日能够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川渝宋元山城规模宏大、格局完整、遗存丰富,是中国古代宋元时期区域性军事防御工事营建的典范。在此之前,已经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的高句丽遗址中也包含了山城遗址。如今川渝宋元山城防御体系正式申报世界遗产,价值几何?还有哪些工作需要进行?

  阵容强大

  22座山城组团出击

  公元1235年,宋蒙战争打响,数十万蒙古大军在东起淮河、西至巴蜀的战线上,对南宋发起了全面进攻。

  蒙古铁骑所到之处无不摧枯拉朽,却在四川受阻。南宋朝廷在此依山就势修筑城寨,构建起一套规模庞大、“如臂使指,气势联络”的山城战略防御体系,在此拖住蒙(元)军长达半个世纪。而蒙(元)军也如法炮制修建了10余座城寨,向南宋守军发起攻击。

  史料记载,宋蒙(元)双方修建的山城当时多达100余座,规模巨大。时隔700多年,在川渝两地残存的山城遗址仍多达50余处。此次纳入宋元山城防御体系联合申遗的包括了其中的22处。四川省文物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它们由重庆、四川两地能够体现建制级别、地理环境、布局选址、功能作用以及建造技术的不同城址构成。

  22座山城中级别最高的是位于重庆市渝中区的老鼓楼衙署遗址。这处遗址为南宋四川制置司及重庆府衙治所,是南宋川渝山城防御体系的战略枢纽和指挥中心,考古人员在此发现了宋代夯土包砖式高台建筑,是南宋时期营造技术水平的直观体现,对研究宋蒙(元)战争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比制置司级略低的则是路和安抚司级,以位于长江干流沿线的奉节白帝城遗址和泸州神臂城遗址为代表。白帝城,“据荆楚之上游,为巴蜀之喉吭”,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1242年,白帝城进行了扩建,在1278年降元后废弃。泸州神臂城,同样因为处于长江干流的重要军事位置,与钓鱼城分别控扼长江与嘉陵江,拱卫重庆,屏障南宋半壁江山,具有重要战略地位。被宋蒙(元)双方来回争夺,前后五易其城。南宋军民在此浴血抗战34年,在宋蒙(元)战争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一页。

  位于嘉陵江、渠江、沱江沿线的路和安抚司级城址,则挑选了金堂云顶山遗址。这处遗址为著名的“蜀中八柱”之一。宋蒙(元)战争时期,有8处山城所在地的府治也迁往城中,山城因此被后世称为“蜀中八柱”。当年,成都府治、潼川府治、利州州治、利戎司、怀安军先后驻扎云顶城,是成都东北之门户,东西川之要冲。

  22座山城中,府州军监级的城址多达15座,包括了四川剑阁的苦竹寨遗址、广安的大良城遗址、渠县礼义城遗址、苍溪大获城遗址等。其中最著名的当数重庆合川钓鱼城遗址。这座山城因为宋蒙(元)战争时蒙古大汗蒙哥阵亡于此,在世界军事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有“上帝折鞭处”之称。2012年,钓鱼城就已经单独纳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宋蒙(元)战争中,蒙军也曾先后修筑了十几处进攻的军事堡垒。此次22座山城中,蒙军修筑的武胜城遗址也被纳入其中,而它当年的主要作用便是进攻钓鱼城,以期撕破宋军的山城防御体系。

  价值几何

  既是军事遗产也是建筑遗产

  川渝宋元山城防御体系具有哪些价值?抱团申遗优势几何?专家们认为,宋蒙(元)战争在世界军事史上也是备受关注的大事件。川渝宋元山城防御体系不仅是珍贵的军事遗产,也是难得的古代建筑遗产。

  “川渝宋元山城是目前中国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建制城市体系。”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华介绍,古代中国修筑了无数城市,但这些城市要么被现代城市覆盖,要么就成为遗址,“而川渝宋元山城保存相对完整,为古代城市规划、建筑历史提供了物质见证,也因此具有重要价值。”孙华认为,川渝宋元山城的价值还体现在是中国古代军事史、宋蒙(元)战争史以及地方史的特殊见证,“它们体现了古人利用山水形胜来修筑城市并通过水陆交通连成体系的智慧,也是这段历史最好的物质见证。”

  早在十几年前,重庆钓鱼城遗址就已经纳入了《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此次组团申遗有无必要?孙华认为山城防御体系的价值远大于单独城址的价值,“因为钓鱼城只是一个抚州级的城址,是宋元山城防御体系中的一个环节而已。要完整阐释宋元山城体系,仅靠一座城还不够。相反,22座城形成的体系则可以体现宋蒙(元)战争时期双方在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成就。”

  在复旦大学国土与文化研究资源中心主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保护专家杜晓帆看来,川渝宋元山城防御体系即使在全世界也十分具有独特性。“西方也有山城,但它们更多是用一个人工建造的城来作为防御体系。相反,宋元山城更加利用自然形貌。它的很多城把山体变成了城的一部分。这体现了中国人尊重自然、利用自然,并且把人与自然结合的智慧和理念。事实上,我们现在看到的宋元山城防御体系,不光有对山势的利用,同时还有效利用了江河,让水系在整个防御体系中也发挥了巨大作用。如何有效利用自然河山?我认为这可能是宋元山城防御体系最重要的价值。”

  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考古摸清家底、加强阐释的工作也相当重要。近年来,川渝两地在山城考古方面成果显著。

  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袁东山介绍,目前重庆地区宋元山城的考古已基本廓清了城址布局与防御特征,对山城沿革变迁与文化延续认识逐步深入。此外,包括钓鱼城、白帝城等多处城址不断取得重要发现。钓鱼城新发现了一处南宋末期的建筑群,为钓鱼城宋蒙(元)战争山城防御体系、分区布局和结构功能研究提供了新证;白帝城遗址发现南宋时期的火药及保存完好的火器,证实宋蒙(元)战争时期已处在冷兵器向热兵器过渡的重要阶段。

  在四川,宋元山城考古调查勘探也频有斩获。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历史时期考古所所长郑万泉介绍,泸州神臂城新发现了北城墙,证明当年宋军为了让城址固若金汤,四面修筑了完整城墙;苍溪大获城发现宽9.8米的踏道及建筑基址、瓷器等,勾勒出大获城更多的历史信息;广安大良城也找到了石铺的地面,可能是某处核心建筑的一角。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馆员江滔透露,金堂云顶城也新发现宋代城门和广场遗址,推测附近还有大型建筑分布……

  申遗之路

  考古、研究、阐释还需齐头并进

  川渝宋元山城防御体系价值重大,但申遗之路依然漫长。在半个月前举行的川渝宋元山城体系学术研讨会上,来自全国的专家纷纷表示,川渝宋元山城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还需继续做好考古、研究及价值阐释等相关工作。

  孙华认为,重庆钓鱼城的考古工作已经做得十分扎实,“但其他山城的考古工作并没有充分开展。这些山城还有多少宋元时期遗存,遗存能否从物质上见证那段历史,都需要扎实的考古工作来实证。”孙华还表示,宋元山城防御体系还应展开建筑、军事等多学科研究,并与其他地区的山城体系进行比较、提炼出独特价值,才能为申遗奠定比较坚实的基础。

  开展军事史方面的研究获得多位专家的一致支持。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中国元史研究会会长刘晓介绍,钓鱼城事件影响了世界的格局。正是因为蒙哥之死,他的弟弟旭烈兀为争夺汗位收兵回程,才放弃了对非洲的进攻,保护了开罗等历史文化名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王贵祥曾参与五台山与嵩山的申遗文本编写工作,他也认为“川渝宋元山城遗址体系有很强的军事属性,对世界军事史都有很高的价值”。王贵祥表示,宋蒙(元)战争正处于冷兵器向热兵器过渡的时代,“要注意遗址中是否有火器使用的痕迹,城市防卫系统对于冷热兵器的不同设计;要注意川渝宋元山城防御体系沿革与欧洲城防史的对比研究,梳理其对欧洲城防史的影响,确定‘上帝折鞭之处’在世界史上的地位。”

  通过考古和研究摸清宋蒙(元)战争在川渝地区究竟怎么打、用了什么武器,专家们认为也非常重要。军事科学院战略部研究员钟少异表示,南宋军队修建的山城防御体系对蒙军打击相当大,“未来的考古和研究一定要把攻防双方的真实情况摸清楚、讲清楚、展示出来。蒙哥身死钓鱼城是世界战争史上的大事件,我们要以更多的考古证据来丰富这段历史。”

  专家们还建议,在未来对川渝山城的研究中一定要有国际大视野,要把宋元山城与蒙古在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修建的城堡进行对比,要充分借鉴世界蒙古史的研究成果,要透物见人。此外山城考古也是一种城址考古,要在考古中总结古代城市建筑的筑造技术与营造法式。申遗还需要破圈,要扩大川渝宋元山城体系在公众中的影响力,让老百姓看懂山城,并在不破坏文物本体的前提下,做好对山城遗址的展示利用。

  记者从省文物局了解到,未来川渝两地文物部门将继续开展山城遗址考古、研究及遗产价值阐释等相关工作,是否以宋元山城防御体系之名申遗也将继续严谨论证,争取早日让宋元山城遗址达到世界遗产标准。(记者 吴晓铃)

编辑:杨均

文明四川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手机浏览及分享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信息曝料稿件报送
四川文明网版权所有蜀ICP备19005180号-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