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四川: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巴中 | 雅安 | 眉山 | 资阳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文化

性格融合 他乡快速成故乡

发表时间:2015-05-04 | 来源:华龙网-重庆晨报字体:[][][]  [打印][关闭]

  专家简介

  李禹阶,男,1953年5月生,重庆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教授,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省部级突出贡献专家,重庆市学术技术带头人。长期从事中国思想文化史、区域历史研究。

  现兼任三峡文化与社会发展研究院院长、重庆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社会学史学会副会长、中国历史学会理事等。

  在三峡文化与社会发展研究院院长李禹阶看来,“彪悍强劲”是重庆本土人自古的性格特征。

  如今,很多人对重庆人性格的印象是耿直、豪爽、热情、包容。

  不少研究重庆移民史的专家认为,重庆人这些性格的形成与经历多次移民有关。

  尤其是“湖广填四川”这一次移民高潮。来自湖南、湖北、福建、广东、江西等省的移民迁移至重庆。不同地域的人的不同性格,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在这里碰撞、融合,使重庆人的性格也发生了变化。

  耿直

  土著重庆人的耿直带野性

  重庆共经历了8次移民,6次移民高潮。“湖广填四川”是重庆经历的第3次移民高潮。

  李禹阶研究发现,重庆人自古就很“耿直”。因为,重庆本土有大山、大江,很早就形成了独特的峡江文化,深刻影响着重庆人的性格。

  “当时,重庆人的‘耿直’带着一些粗野和蛮劲。”李禹阶说,由于当时的自然环境恶劣,人们必须与自然环境对抗才能生存,所以逐渐形成了带着野性的“耿直”性格,并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湖广填四川”时,重庆人依然保持着“耿直”的性格。因此,移民刚到重庆时与重庆土著发生了不少冲突。

  “那时候的冲突主要依靠官府调节。”李禹阶说,随着移民及其后裔增加,出现了“客强土弱”现象。再加上政府对移民的政策优惠,土客冲突渐“被消失”。

  在这个过程中,重庆人“耿直”性格中的粗野部分也逐渐减弱,变成了“粗中带细”,逐渐形成现在重庆人的耿直性格。

  豪爽

  重庆人与武汉人一样很豪爽

  “湖广填四川”的初期,移民主要以湖广、闽、粤、赣为主。

  湖广地区(主要指湖北、湖南二省)紧邻巴蜀,有地理之便。加上元末明初及明代大量移民存留,有人和之势。所以在清初,大量湖广人移民到重庆。他们的性格也开始影响重庆本地人的性格。

  李禹阶解释说,当时,湖广地区是我国粮仓。自明末以来,就有“湖广熟,天下足”的说法。也正因如此,导致当地人口繁衍快,人多地少、矛盾突出。“当时那些地方的赋税很高,一些贫民难以承受。”李禹阶说,部分湖广人姓氏宗谱上都记载了:“因田税年年巨征难完,只得弃楚入川。”

  豪爽是湖广人的性格特点。而分析研究重庆历史不难发现,重庆人自古崇尚勇武,也有着一股“豪气”。巴蔓子将军以头留城、忠信两全的故事,就是最好的例证。重庆工商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钟维克认为,湖广人到了重庆,他们的豪爽与重庆本地人的“豪气”“不谋而合”,渐渐形成了现在的豪爽性格。

  热情

  老重庆人其实很保守

  “重庆人以前其实很保守。”李禹阶很肯定地说,如今的重庆人性格热情,与“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有着很大关系。

  李禹阶说,由于地理生态环境的艰险,在明清以前,重庆与外界相通的渠道一直备受限制。无论是出川还是入川,都是一件艰难的事。

  也正因如此,重庆与外界少有交流,重庆人渐渐养成了保守的个性。

  “湖广填四川”的过程中,大量的移民带着自己当地的文化、习俗进入重庆。加上各地会馆文化在重庆聚集,文化的大融合让重庆人保守的个性也逐渐发生了变化。

  “每一次移民高潮都会带来跨越式的开放发展。”李禹阶认为,尤其是受闽、粤沿海地区进步思想的影响,重庆人从以前片面的物质追求,发展到对物质和文化的多重追求。对社会的变迁也从过去的被动接受变为主动融合。

  李禹阶说,这个过程更新了人的性格。原本保守的重庆人因此逐渐变得热情开放。

  包容

  移民与土著结亲化解冲突

  重庆人包容的性格与移民引起的文化发展有关。事实上,重庆本土文化原本就具有很强的包容性。在大足石刻中,儒、道、佛三教造像俱全,就是文化包容的典型代表。

  在“湖广填四川”的现实环境下,解决移民与土著矛盾冲突,民间用得最多的方法是“结亲”,用婚亲关系化解冲突。而这个过程,也促使移民与土著养成了共同的包容性格。

  李禹阶说,“湖广填四川”初期,主要还是以移民之间互婚、特别是同源地移民之间互婚为主。到了中后期,才渐渐有了移民与土著结婚,而且移民往往先与同族姓的土著结亲。通过结亲,促进了族群认同和族群融合,也是移民强大和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

  在这个时期,移民与土著还合建硐寨,共同抵抗土匪等外敌。李禹阶说,硐寨是巴渝地区的一种很突出的建筑形式和聚居单位。不同族群合建硐寨,也进一步促进了包容性格的养成。(记者 刘波 杜海)

责任编辑:黄诗婷

图说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