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四川: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巴中 | 雅安 | 眉山 | 资阳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文化

移民三个方向入川 亲朋乡邻结伴而行

发表时间:2015-05-05 | 来源:华龙网字体:[][][]  [打印][关闭]

  四川省社科院专家陈世松介绍,清代不同时段的外省移民入川活动,大体分为三个方向:

  一是自北向南入,主要指原籍为川省以北的陕西、甘肃、山东、河南等省的移民迁移;

  二是从东向西入,主要指原籍为长江中下游的湖北、湖南、江西、广东、福建以及江浙等省的移民迁移;

  三是自南而北入,主要指原籍为云南、贵州、广西等省的移民迁徒。

  清代迁川移民的主体,主要是通过后两个方向迁入,而且后两者路线有时又有重复交叉。归纳起来,南方各省移民迁川路线,可以分为水路、陆路两种:水路以出鄱阳湖入长江,溯江而至夔门;陆路由闽粤入江西,取道湖南、湖北入川,或取道湖南、贵州入川。

  第一时段,以长江为枢纽的峡路,所谓“峡路”,就是水路。是元末明初两湖移民的主要入川通道,清初以来两湖移民及部分江西人入川,多走这条路,但不是清初闽粤客家人的主要入川路。根据历史记载,在清前期两湖移民入川之前,两湖地区曾经在元末明初发生过一次规模巨大的向四川迁徒的浪潮。移民大多出自湖北,尤其是鄂东北的黄州府和麻城县一带。

  第二时段,以湖南为始发地和中转地的移民,都从湖南西进,一路水路陆路,抵达四川。要穿过武陵山、雪峰山。

  第三时段,以贵州为中转地,包括部分湖南、江西入川的移民,以及来自广东、福建的客家移民。

  水路艰辛

  费时费钱,过险滩生还少

  清初以来,两湖移民,包括部分江西移民,入川时多取传统的水路。“楚人入蜀者,必由二水(指长江、汉江)溯流而上。”主要就是指居住在长江中游的两湖人,就近取水路,渡汉水或洞庭湖进入长江,然后经三峡以达四川。

  但是,这条水道系溯江而上,逆水行舟,既费时又费钱,一般不会选择水道。走水路有三大困难,一是耗费时间过长,重庆至宜昌658公里,乘木船经三峡入川,一般需要两个月到半年之久;二是乘船会加大开支,入川船只中大多为官运、贡运等,民间的商船极少;三是逆水行舟危险大,三峡到处是险滩恶浪,溯江而上、逆水行舟,乘客往往有生命危险。

  陈世松就讲了一个故事,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原籍广东长乐县黄浦村张衍祯一家人,在途中加入移民入川的大队伍,约有两三百人,徒步向四川行进。谁知同伴们放弃陆路,改为搭船入川。张衍祯一家盘缠不多,只有继续步行。到了巴县之后,才知道船在过险滩的时候,全部翻船落水,生还者“百无二三”。没有上船的张氏一家,因此免遭灭顶之灾,后来得以在荣昌县落户。

  迁川方式

  亲朋乡邻“结伴而行”

  有民间传言,清代湖广填四川政策后期,地方官员为了得赏银,将移民捆绑来川。陈世松说,其实这只是一种附会传说,由于清初四川已经没什么人,而且长途押运移民花费更是不少,所以捆绑押运入川基本不可能实现。这只是人们将元末明初强制移民的事,“移植”到了清初。

  因此清代的湖广填四川的基本迁移方式,并不是“绳索捆绑”,而是“结伴而行”。一同上路的,有家人、亲戚、邻居和朋友,主要是有血缘关系的同宗,以及同一地域的同乡,还有往来贸易、在川耕种的人员。只有少数贬谪、流刑、战俘等人员,可能有强制行为。

  我们说上厕所,也叫“解手”“解手”这个词义早在元代就有了。明代以后,四川又发生过一次湖广填四川运动,民间误将发生在前一次移民中的强制移民背景,移植到了清代湖广填四川运动中,这出现了与全国“解手”来历的不同理解。

  陈世松说,据《四川方言与巴蜀文化》一书搜集的177份族谱,记载都是清初外省移民因避乱入川、奉旨入川、随军入川、避兵入川等实例,但却没有一例是“捆绑起来入川”的。

  吃住行用

  移民行囊里的“三件宝”

  清代移民如何解决途中行路、吃饭、住宿等问题?

  清代的湖南人严如熤在《三省边防备览》中,有这样的描述:“不由大路,不下客寓,夜在沿途之祠庙、岩屋或密林之中住宿。取石支锅,拾柴做饭。遇有乡贯,便寄住。”

  陈世松说,这就是说,移民不走大路,专走小路;不住客栈,只住在祠庙、岩屋或密林里面;饮食也很简单,只是捡几块石头当灶,支起锅子,拾几根干柴就做饭。

  首先来说吃饭。当年移民的行囊中,究竟准备了什么?

  璧山《郑氏家谱》记载的歌谣,描述了先祖迁川的情景,其中有一句“被薄衣单盐一两,半袋干粮半袋糠。”说的就是入川途中“三件宝”:盐、干粮、糠。

  再就是住宿。可以用风餐露宿来形容,屋檐下、石墩上、墙边下,都是移民途中暂时栖身之所,只有极少数移民临时暂住客店。

  三是行路问题,最理想最便捷的交通工具,当然是乘车骑马。当然更多的移民是靠徒步,肩挑背驮、怀抱幼儿,每个人肩挑几十斤或近百斤赶路,非常艰辛。(记者 蒋艳)

责任编辑:黄诗婷

图说文明